【左京的复仇】(卷02)(04 - 天天日日夜夜撸狠狠射_av夜夜撸天天射狠狠干_夜夜撸天天射狠狠干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左京的复仇】(卷02)(04

【左京的复仇】(卷02)(04

字数:35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促膝长谈  出院后,岳母就直接把我接回了她的家。北京的房子哪怕是看一眼我都会觉得那里面的乌烟瘴气会浊了我的眼睛,至於长沙的那套别墅,哼,那是别人的爱巢。如今,看着岳母把自家的小屋收拾得井井有条,处处彰显着她的简洁精练,这才是家的味道。  「京京,累了吧,先去房间休息下,妈妈马上就去做饭。」似是我的回来,给这个家增加了人气一般,岳母的脸上满是笑容。很显然,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面,都是她自己再独守空房。  「妈,我帮你吧!」如今岳父驾鹤仙去,妻子是音讯全无,也就是她这么坚强,坚守着这个家。我知道,她在等,她在等我出来,她在等我的回复,她在等这一切噩梦的覆灭。  而我,现在就是她唯一的支柱。我知道她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我也有很多疑虑要问。但此刻,我们都只想开开心心地在家里吃上着第一顿饭。暂时放下心中的问号,来建造这片难得的家的美好。  「不用不用,你个大男人下什么厨房!快出去!一会就好!」童佳慧赶忙把我往外推,就像是贤慧的妻子在和久违归家的丈夫嬉闹一般。我就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岳母忙碌的身影,和记忆中的妻子的影像在渐渐叠合。  恍惚之间,时光不再。一顿温馨的晚餐后,我和岳母在客厅的沙发上并排而坐,红酒杯映射着灯光的摇曳,  「来,京京,为了庆祝你出狱,干一杯!」「Cheers!」  枚红色的液体顺着食道滑了下去,我和岳母相视一笑,话匣子渐渐打开。  「妈,你怎么知道我那天出狱的?」我和好奇,因为自从跟了老头之后,我就再也没接到探监的消息。  「还记得我第一次去看你吗?我当时说,两周后找你要个答案。可等我到了时间去找你,却被告知,15个月后接你出狱。后来我带着疑惑去找了丁监狱长,他只是笑笑告诉我,你有了机遇,在你出狱之前我什么都不要做。其他的也就再也不肯多说了。京京,你到底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整个人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感觉,感觉多了份自信,阳刚。」  我去!原来这一切早都被老头安排好了,他刻意压我一年多的时间,除了传授技艺之外,同时也是磨练我的耐性啊。想到如此,我不由地自嘲地笑了笑。  「妈,在你探监之后,我读了小颖留给我的信,后来气急攻心,一时就晕了过去。当我醒的时候,听说是个监狱里面的老中医救了我。再后来为了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我就去照顾他老人家的起居饮食。老爷子看我还比较顺眼,就收我做了个徒弟,传我了一些本领。这老头脾气怪,说我什么时间出师了,什么时间才能从他的囚室出来。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一直没能来见您的原因。」  这话说得半真半假,我不想岳母知道我再监狱里面经历的那些黑暗,毕竟,她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我不愿也不能再让她为我操心了。  「监狱里面还有这等奇人?难怪丁监狱长说你有了造化!」  岳母闻言也是疑惑,「京京啊,小颖这事,是我们家对不起你,是我们没有教育好孩子,以致于……」说道白颖,岳母一脸的愧疚。  「妈,先别说这个了!李萱诗是怎么也跑去接我出狱?」我赶忙打断岳母的话,避开了这个尴尬的话题。  「这个……」童佳慧欲言又止,良久,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了出来——「是我告诉她的!」  「为什么?」我很奇怪,照理说,岳母应该痛恨我母亲啊,怎么会?  「京京,一开始,我是不想和你母亲再有任何关系了。我本来计画,等你出狱,如果你不再理会过去发生的种种,我就陪你一起远走高飞,去国外换个环境生活。  如果你要去报复,那我就陪着你去整死那帮贱人。可是,可是李萱诗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不能就这么自私地把你带走。所以,我通知了她,我也想看看,你会怎么选择!如果你执迷不悟,那我就一个人远走。值得高兴的是,你并没有糊涂到底,你的醒悟来得还不算太迟。只是你的方法过於极端了点!「  「原来如此!妈,这段时间你受苦了!」一个女人善良到这个地步,我除了敬重,还多了一丝爱慕。  「孩子,你是真的苦了!原本的你应该是企业高管,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的。可是,就是因为李萱诗和郝江化这对奸夫淫妇,害得你家破人亡,害得我散夫失女。京京,往后的路你打算怎么走?」  童佳慧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上,而我,经过一年多的深思,此刻也给出了我的答案。  「妈,我要报仇!我要亲手拿回属於自己的一切!」我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好孩子,妈妈就知道我没看错人!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敢作敢当!  妈陪着你!「童佳慧激动地喜极而泣,她的用心良苦,终於起作用了。  「嗯!谢谢妈!关於复仇,我要自己来,您别插手!如果有需要的地方,我会和您说的!」关於复仇,我的脑海里面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了。说实话,岳母本就不在我的计画之内,我不想她见到那些阴暗血腥的场面。她就是一朵圣洁的白莲,我不能让任何东西汙了她。  「好,京京,妈妈答应你!但是小颖你打算怎么办?」儿行千里母担忧,白颖再怎么说也是岳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知道,在她心田,从始至终,为妻子保留着最后一片圣洁土壤。尽管我的心已支离破粹,却不希望岳母对妻子彻底失望,毕竟那是她最后一丝美好幻想。  「妈你就没有去找过她?」  「找了,可是没有找到!我去出入境查过记录,没有她的出境记录。我想她应该还在国内吧!」  「小颖的事情先放一放吧,如果她想回来,她一定会回来找您。妈,翔儿和静儿您怎么安排的?」  「这两个小傢伙,目前我送到了贵族学校,让他们寄宿。京京,有时间这个周末,好好陪陪孩子们吧!」  「嗯!妈,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傻孩子,妈妈现在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站起来!」  一番促膝长谈,让我和岳母彼此更加深了这种心灵上的交流。曾经,在郝家沟,我和岳母有过一次促膝长谈,当年的暧昧涟漪一直回荡在心头,从母亲身上得不到的东西,我渴望在岳母这里能有所依靠。  恋母情结,以岳母的聪慧如何等看不出来?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我和小颖还是恩爱的夫妻,可现如今?哼,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有岳母,才是真心实意对我好的人!郝江化,就暂且再给你一段时间,因为,接下来,我要让你后悔身在这个世上。  第五章 闻峰色变(此章节为了书友「囧已疯」而设计)  北京三里屯,一家古朴的藏饰店。我仔细地打量着这店里的佈置以及各式的饰品,内里只有一个皮肤黝黑的结实汉子在照应着店面。  「请问陈锋师傅在不在?」我客气地和那汉子打了个照面。  那汉子瞳孔一张,「这里没有叫陈锋的!你找错地方了吧!」  「乌云盖月,闻『峰』色变!」  「血夜妖瞳,荡气回肠!」汉子一喜,「你是妖尊的传人?」  「呵呵,传人不敢当。师傅抬爱,收我为徒。」  「少主命中与妖尊有缘,我等想拜入妖尊门下却是没有机会!」陈锋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失落。  「陈兄,但你却是师尊最为信任的人!」  一句简简单单的肯定,让陈锋的心中激动不已,能为妖尊出力,是他后半生最大的追求。  「少主,既然妖尊授意你来此处找我,且随我进来吧!」  「陈兄,你的情况师尊和我说了,不必如此客气,你比我年长,以后,你就直呼我小京就好,你要是觉得变扭,乾脆喊我师弟就成。」  「也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托大喊你一声小师弟了!」  陈锋闻言更是一喜,爽快的汉子直接就应了下来。  「师兄请!」  「小师弟,血修罗的纹身可不是一时三刻能好的,你等下要吃点苦头了。」  「师兄,要是这点苦也吃不了,那师傅真的是看走眼了!」我淡然一笑。  陈锋眼中露出赞许的眼神,开始着手准备纹身的那套装备。「小师弟,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针刺一点点地在我背脊和胸前上下翻飞,我的身体已经是汗液浸湿,想起老头子在我出狱前的那席话——「左京,虽说你不能借师门两位师叔的力,但为师还是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出狱后,你去找个叫陈锋的人,他比你年长3岁,也算是为师的不记名弟子吧。你去找他,他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当整个纹身结束后,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身体完全没有一丝印记和色彩,相反的整个身体显得洁白如玉,不禁奇怪地盯着陈锋,「师兄,这?」  「小师弟,凝神守心,战意怒放!」  我调整了下呼吸,运起老头教我的功法,只见身上暗黑红纹开始慢慢呈现,从胸口像外扩展,最后我的脸上也爬满了黑色的纹路。整个一个修罗鬼杀的样子,杀气腾腾。  「血战修罗,是妖尊这门的传承,这个纹身的标记是用特殊的颜料,杀意盛,则会全部转变成朱红色。小师弟,要做到杀伐果断,才能真正的止战止阀!」  「原来如此。有劳师兄!」  「客气了,从今以后,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来找我!对了,这张卡这是妖尊留给你的!」  一张金色的卡片从陈锋的掌心飞出,直奔我的面门而来,两指一夹便入了我的衣兜。  「师兄,以后还要仰望你的助力了!」  「哪里话,有需要的地方,小师弟你可千万别客气!」  ……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