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过年夜在女友家

过年夜在女友家

,二十五岁,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个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过年时节,这平凡的生活,起了些许的变化。
  我女朋友,家里的人口还挺多的,有一个哥哥、一个姊姊和一个妹妹,哥哥已经结婚了,所以还有一个大嫂,我和她们家一样,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所以她家的房间不很多,就三个房间,分别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个女孩子挤的一间,所以,我平时很少去她们家(因为不可能可以辨事嘛),但在过年期间,实在没地方可以去了,所以,过年时间,我只好待在她们家。
  因为我父母总是要去南部,而我又不想跟,她们家倒还好,因为她们本来就是台北人,所以无所谓回不回南部的问题。
  那一年,她父母出国去过年,留下了晚一辈的我们..事情就因此而发生了。
  我也忘了是过年的第几天了,大家都在客厅里看电视,大嫂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给大哥喝;大哥问我平时喝不喝酒,我就回大哥说:平时和朋友出去,难免会喝一点,但我自知酒量很差,所以从来不敢喝多。
  大哥说:那好吧!那你就陪我喝一杯就好。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个杯子,他说陪我喝一杯,大嫂转身到厨房里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给了我,叫我试试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来喝了一口..,呛到..;这酒好呛,我呛到连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大哥说,这是纯酒,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样牛饮,大嫂从厨房拿了杯子出来,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範给我看要怎么喝。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喝酒的时候,大嫂一定盯着我看,但不是喜欢的那种眼神,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但因为和大哥大嫂,始终有段距离,我也不敢过问什么,就当作没这回事。
  电视播着播着播到了有点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说累了拉着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干嘛),老公搞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也就不以为意了,但她家的那几个女生,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听她们说,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这样子的,她们几乎都不曾感觉到大哥和大嫂有行房的迹像过,于是就起哄说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于太过..,只能笑而不答,因为她们的房间,就紧临着大哥的房间,房间与房间上方,还有留有通气用的气孔,她们三个,就等着去偷看;我无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姊妹们一样,起哄要我和她们一起偷看。
  过了一会儿,果然,从大哥的房间里,透露出一点点的声响,听来是大嫂的呻吟声(早就料到了),于是她们就开始溜回房间,开始从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个人在客厅;其实,电视里在播什么,我早就没有在意,只是竖其耳朵偷听,看看现在大家的动静,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声,还不时传来几个女生的笑声。
  过了一下子,女友起哄拉我过去和她们一起看;大嫂,是一个个性很内敛的人,感觉就像中国传统的那种女性,很难想像那样的女人,在床上,会是什么模样的,进到了房间,就看到她姊和妹妹,两个人站在床上,看着隔壁的情况,我女朋友挤到她们两个人的中间,拉着我的手,从后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痒痒的吧),看到她大哥坐在床边,大嫂跪在地上仔细地帮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开到胸前,露出了一个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为什么大嫂会呻吟,原来,大嫂的下体,被插了一支假老二,震动不很强,我想,他们是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吧!
  大嫂用极度温柔的方式,慢慢的帮大哥吹,从侧边到顶端,仔仔细细的舔着,大哥微仰着头,双手撑在床上,享受着大嫂的温柔...。我在这边看着,不由得心也渐渐痒了起来,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不规距起来了,本来手只敢在女友胸部的下缘,轻轻地托着女友的胸部,有时又将胸部整个罩住,因为左右两旁,有女友的姊妹们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渐渐地扩大游走的範围,左手伸进女友的衣服里,右手则伸进女友的睡裤里探索。
  摸着摸着,女友也开始喘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我想,身旁的两个人,应该还是可以感觉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说开来罢了;这种状况极度刺激。
  虽然是说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过,手肘一样会碰到旁边的两个人,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姊姊,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应该也是有经验过的,看了这样的情形,最好是能不为所动,先是言语上的调侃,她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