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人妻月娟被偷偷奸淫

人妻月娟被偷偷奸淫

烈日当空,没有风。月娟疾步的走在没有树荫的便道上。天气太热了,就连便道上的地砖都向空气中放射着热量,它毫不留情的袭向月娟的丝织短裙下。让月娟感到一丝不适。于是按住短裙加快了行进的步伐。
  走得急不都是因为炎热的天气,月娟今天要去一家家政服务公司面试。要知道,月娟为了能有份工作已经是茶不思饭不香,为此也常常失眠。虽然老公有工作,但是收入低的可怜,想养活自己就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还要养活月娟和月娟的公公,而且他们还计划生个小宝宝。因此月娟决定工作,为老公分担一下养家的压力。  工作没那么好找,自己学历初中,更是没有企业愿意用了,所以她处处碰壁,把她急死了。一天从报纸的夹缝里看到一家家政公司招工,就打了电话,电话那头告诉她今天下午2点去面试。月娟决定再去试试。为了这次成功几率能高一些,月娟化了淡妆,即使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头后随意盘成一团,也是丝丝有序。她穿上了还是结婚前为了吸引异性目光的那套短裙,短裙是白色的,长度及膝,没有褶皱,圆圆的抱在大腿及丰满的臀部上,后面还有一个开气儿,开气儿很高,好像开到了大腿根儿,让人流连忘返。上身一件宽松的短袖粉色丝衫,小腹处粉色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更显柳腰纤细,且在大方随意之中透出月娟更是别致细心。淡黄色挎包在左手提着,右臂摆动之余为双眸挡一下刺眼的阳光,眉宇间透着淫女的味道。走起路来更是韵味十足。
  终于到了车站,看看时间已经12点40了,从这里到那家家政公司要用1小时路程,应该来得及。月娟长出了口气,还好车站有遮阳棚,少了阳光的直射,感觉舒服了一点。月娟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细微汗珠,大眼睛望向车来的方向。只有一趟车到那个家政公司,还是刚开通的,月娟庆幸不用再换乘别的公车,因为她不喜欢坐公车,今天是没办法了。10分钟过去了,车还没有来,月娟显得有些着急。她怕因为迟到而影响面试,这机会太难得了,说什么都不能错过啊。终于,远处看见了一辆中巴,好像是这辆车,因为她看到其他等候的乘客蠢蠢欲动了,月娟也握紧了提包,整了整短裙,准备上车。
  中巴进站了,车上人很多,门开了,开始挤在车门处的几个人没了门的遮挡,迅速掉了下来,嘴里不时说着脏话,与等车的乘客一起重新挤在车门口。月娟也在其中。这种中巴车很讨厌,只有一个门,下车上车都从这里,所以显得格外拥挤。还没有上车的月娟在下面已经被挤的喘不过气,想放弃都不行了。「别挤了,先让人下去,后别还有车呢啊」这是售票员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月娟想等下一班,但是时间不容许了,无奈的向车门挤去。月娟身后是几个装修工人,还拿着大袋小袋的,里面好像都是装修的工具什么的,有棱有角 的。他们在后紧紧拥着月娟,月娟的丰臀毫无保留的被他们用身体顶着,当月娟迈上车的一步时,几只粗糙的大手终于可以拖住月娟的屁股,使劲往上推,他们那里是拖,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非礼,大手在月娟的屁股上又抓,又捏,借助拥挤的力量尽情摸揉。也正是拥挤,月娟竟然对此毫无察觉。终于,那几个工人把月娟挤上了车,而且他们也上来了,月娟还回头说「谢谢你们,我真不知道怎么上车呢」。那几个工人听后嘿嘿一笑「没什么,没什么,上来就好了」。
  在大家的一声声埋怨中,车子启动了。车厢中的人谁也动弹不得,简直太挤了。月娟站在车门第二步台阶就不能动了,下面台阶是那几个工人,由于高度差别,他们面对着月娟的屁股。而在刚才拥挤的混乱之中,他们其中一个人把自己的大工具袋挤在了第二步台阶,正好挤在月娟的两腿之间,月娟因此也合不上腿,就那样分得大大的站在工人面前,短裙后面的开气儿也绷开到了极点。月娟是浑然不知的,即使知道也没有办法。后面的工人看到的月娟的屁股,有些控制不住了,站在月娟身后的工人向其他几个使了个眼色,好像有什么计划要开始实施了。
  那个工人悄悄打开月娟腿间的袋子,拿出了一把滚刷,一看就知道,这把滚刷用过,但是洗的还算干净,依然毛茸茸的。他把滚刷的刷把依然藏在口袋里,用手隔着口袋握紧刷把,而滚刷的刷体顺在了月娟的腿间,但是没有触及的月娟,所以月娟没有察觉。工人开始有意无意的用刷头顶向月娟的股沟,因为是在裙下,月娟可以清晰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股沟,但绝对不是手,应该不会是色狼。于是没有在意。工人看月娟没有反抗的表现,胆子大了起来。握着滚刷的手加大了力度,借着一个急刹车,把刷体紧紧顶在了月娟的腿间,顿时,月娟好像骑在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上,由于是分着腿,自己的阴部隔着内裤与那个毛茸茸的圆柱体紧紧吻合,把月娟吓了一跳,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哦,原来是滚刷」月娟暗自喘了口气。月娟的举动都被身后的工人看在眼里,工人们心中窃喜,准备进一步行动。  随着车子的摇晃,工人把紧紧夹在月娟腿根处的刷子做左右滚动,刷子越滚越深,已把月娟的两半屁股分开,顶到了月娟的肛门。这下月娟可吃不消了,因为刷体是长圆的,先前已经在摩擦阴部,现在又开始摩擦屁眼,连带会阴部,三个敏感的部位同时被毛茸茸的东西摩擦,哪里受得了。月娟试着挪动身体,挪不 动,腿是合不上的,只好让两条腿不断交换重心,来缓解滚刷给他带来的刺激,而这样看上去就像扭屁股。工人可美坏了,因为月娟的屁股正好靠近这个工人的脸,工人也顺势把脸有意无意在月娟的肥臀上摩擦,受用至极。其他工人看的直舔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