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乱伦生涯】【第八到十章】

【我的乱伦生涯】【第八到十章】

第八章 重温母子恩爱恋 - 云雨之中见真情
这几天,由于我忙着和两个姐姐幽会,可能冷落了妈妈,妈妈是我最亲的人,是她生下我,又是她不计后果敢于以生命为代价第一个和我做爱,教会了我人生最大的乐趣,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在我这么多女人中,我最爱的就是妈妈,最想和妈妈做爱。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看见她正躺在床上出神。
「妈,我这几天没来看你,是不是在生气了?」我扑在妈妈身上,用身体在她身上揉着。
「傻儿子,哪有当妈妈的和儿子计较的?我知道你这几天忙──在床上忙,怎么样,又干了几个了?」妈妈慈祥而又温柔地问道。
「你猜猜看,我干了几个?」我故意反问妈妈。
「唷,我怎么知道啦?谁又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也许一个也没有吧?」妈妈也故意逗我,想激我自己说出来。
「什么呀,就凭我这杆威武雄壮的「宝枪」,和连你都受不了的「床上功夫」,怎么会一个也没有?告诉你,我干了三个。」「三个?她们姐妹三个全和你上床了?」妈妈又惊又喜的说。
「不,不是,是两个姐姐,还有小莺。」
「怎么把小莺也干了?我看那丫头可能还是个处女呢,你这冤家,又不爱人家怎么占了人的清白啦?唉~不过也难免了,这个俏丫头终日伺候在你房中,横竖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终究要受你这一「枪」,早晚要被你了的。」「妈,这你可说错了,完全是她自愿的,你不知道小莺这丫头有多浪,浪得我想不她都不行,浪得我她一次她还不过瘾。」我又给妈妈讲了小莺的种种浪态。
「你说小莺真的是处女?那她可真的是个天生尤物了,真是个天生和你对阵的淫娃,这下可对你脾胃了?有没有被打败呀?」「你说什么呀妈妈,我怎么会被她打败?到最后直弄得她声声讨饶,差点被我死,昏迷了有大半个时辰,足足泄了有一脸盆的阴精和浪水,她的屄被我得红红肿肿的,阴道被弄得都快定型成一个肉窟窿了,都快不会闭合了,你说谁败了?」我逞能着说。
「真的吗?我的好儿子可真厉害,我好怕呀!」妈妈作害怕状的双手捂着胸脯说。
「你怕什么呀?」我大惑不解的问。
「怕你把我也弄成那样子呀!怕你这些「豪言壮语」呀!你可真呕心,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什么「阴精浪水」「肉窟窿」?!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你过人家了,还是你给她破的身,虽说她是身份低微的丫头,可也算是你的女人了,你说话怎么能这么糟贱人家?你还要不要她?你还想不想再她?」妈妈有点怒气的质问着我。
「妈,你还害怕她日后嫁不出去呀?」
「她被你过了,「日后」怎么嫁?」妈妈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不来了,妈你故意逗我,我说的「日后」是以后的意思,不是你说的那么下流的「过屄之后」的意思。」「好小子,敢说妈下流,好,你不下流,你说,小莺以后嫁出去,能快乐吗?这小妮子第一次被就碰上你这么棒的男人,给了她至高无上的快感,这以后再让你多干几次,就会食髓知味,你让她以后去哪里找这么强壮的男人做她丈夫?她丈夫满足不了她,你想她能快活吗?说不定她会红杏出墙,做出对不起她丈夫的事,从而夫妻不和,那不是你害了她吗?」「哟,这我倒没有想到,那怎么办?大不了让她婚后多来找我,让我多替她发泄发泄罢了。」「嘿,臭小子,心眼倒不少,你大概舍不得白白放掉一个已到手的浪货,想多她、常她,故意这么说,明为帮她实为自己,对不对?你不怕你将来的三个妻子吃醋吗?」妈妈柔声问道。
「将来的三个妻子?你是说大姐二姐和……和小妹?这么说,妈你都安排好了?」我又惊又喜。
「唉,妈为你这小子真操尽了心,妈和你姨妈都商量好了,现在共产党的军队快打过来了,许多达官显贵都往台湾跑,咱们也去……到了那里隐姓埋名,只说她们姐妹三人和你是两姨表亲,只隐瞒我和你姨妈嫁的是同一个丈夫就可以了,世上两姨表兄妹结婚的太多了,那时你们不就可以明正言顺地做夫妻了吗?」「好妈妈,你们两位妈妈为我们安排得太好了,这么说你不就成了她们姐妹三人的婆婆;姨妈不就成了我的丈母娘了?」「对,这样你就更应该给你姨妈叫妈了,不过,到那时,你们这丈母娘和女婿,再干那种事就不大好意思了吧?」妈妈童心未泯,又开起了我的玩笑。
「去你的,妈真坏,难道咱们母子干那种事就好意思了?」「不好意思干,妈也要干,唉~妈真不敢想像没有了你,妈还怎么活下去。」妈妈幽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