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少年小艾的烦恼

少年小艾的烦恼

第一次认识小武是在高中的时候,我们是同班。

  开始我跟小武并没什么交情,我喜欢看书,各种各样的书,小武喜欢足球。每天晚自修的时候,当我津津有味的偷偷看着小说的时候,总能听到他在跟别人小声的争论谁谁谁的脚下功夫细腻,谁谁谁的射门刁钻,还有队形,战术什么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不久我就跟小武成了同桌,慢慢的就熟络起来了。小武特别能说,嘴巴一刻也闲不下来,慢慢的每天晚自修,就基本上是我跟小武天南海北的胡吹乱侃了,时间长了,我们也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兄弟。

  不过有一天晚自修,小武突然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书来趴在桌上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这让我觉得特别奇怪,这家伙一向就是见了书就头晕的主,这回该不是吃错了药了吧。于是我就问小武看的是什么啊,这么用功啊,小武抬起头,左右看看,然后把书往我这边推推,眼光贼贼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看书。我仔细一看,晕,书上全是感叹号,省略号,嗯嗯啊啊的,原来是一本黄色小说啊。其实黄色小说我也看过,只是这种书很少能弄到,于是我也凑在上面跟小武一起看了起来,整个晚自修,下面都是硬硬的。

  从那次以后,小武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经常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些这种书,到后来,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黄色光盘就是跟小武一起偷偷在我家里看的。

  等到高 二的那个暑假,小武几乎一有空就往我家跑,我爸爸在镇上上班,一般一周才回家一次,妈妈基本也是天天上班,早出晚归。家里就我们两人,看小武弄来的各式各样的黄片。有时候,在我家玩的晚了,我妈下班回家做饭,就留小武吃饭,时间长了,小武跟我妈妈也熟悉起来,阿姨长,阿姨短的叫着。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跟小武像兄弟一样,好的基本是可以穿一条裤子了。直到混过了整个高中,高考后,我们一对难兄难弟,分别报考了一个很不起眼的高职院校,上学基本毫无悬念,好在我们家人对我们俩基本都比较了解,也没指望我们能光宗耀祖,能有个学上,家长也无所谓了。于是我和小武心情大好,就等着开始大学生活了。

  每天有了大把的时间,又再没有学习的压力,我跟小武疯狂的玩,小武隔三差五的就往我家跑,有时还在我家留宿。

  有一天下午,我们正在看片,是岛国的动作片,一个大概40多岁的女人,身材显得很丰满,于是我说了一句,TMD,还是成熟的女人好看啊。小武听了,嗯了一声,然后,突然来了一句,你妈的身材不比她差啊。我听了这话,愣了一下,有点生气,骂了一句,去你妈的。然后我们继续看片,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

  不知不觉,到了我妈下班回家的时候,我们赶紧收拾了一下。我妈回家后,小武马上从我房间走出去叫阿姨好,我妈看到小武,跟他客气了几句,就去做饭了,小武回来后,看了我一眼,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我走到厨房,看到我妈在水池边洗菜,她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我妈是书店的员工,只要她上班,基本都是这个装束。从后面看,能看到胸罩的带子的痕迹,我妈弯着腰,屁股圆润丰满隐隐,能看到三角内裤的痕迹。从后面看着我妈,我突然想起了下午小武说的那句话,心跳顿时砰砰的有点加速。

  晚饭后,我妈收拾碗筷,我和小武在我的房间里很无聊,就拿出军旗玩了起来,玩了几盘后,我妈突然端着西瓜进来了。我妈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换上了常穿的睡袍,我妈说,小武吃西瓜啊,你们别玩太晚,早点睡觉啊。小武接过西瓜,跟我妈客气了几句,然后我妈就回到她的房间里去了。

  有西瓜吃,旗也不下了,小武吃着吃着就说,你妈的皮肤真好啊。我瞪了他一眼,确实,我妈皮肤很白,她穿着睡袍,大腿只能遮住一半,胸部饱满,屁股浑圆。小武见我不高兴,马上说,我洗澡去了,然后就溜了出去。晚上,洗完澡,我们躺在床上又聊了起来,聊的当然是女人,小武跟我都很兴奋,那晚小武话很多,说他打飞机能打多久,射的多远,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我们起床时,我妈已经上班去了,我们吃完饭后,没什么事情干,觉得还是看看片子吧,于是我和小武又拿出片子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小武说上个厕所,就走开了。小武走开后,过了好久也没回来,我觉得奇怪,就起身去看。卫生间没人,再看我妈的房门开着,我走了进去,看到小武站在我妈房间的阳台上,我就问,你在这干什么啊?小武说,没什么,随便看看。我抬头一看,一下子明白了,阳台上晾着我妈的衣服,胸罩,内裤。小武突然说,你妈的内裤挺性感啊。我一看,一条淡紫色的内裤,像是纱织的,带着花边,最要命的是,前面居然是半透明的。不知怎么的,我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随口说了句,嗯,还好吧。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去继续看片子了。

  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了,晚上吃晚饭,小武突然早早的也叫我洗澡休息,我想白天看片多了,脑子木木的,觉得也是,于是我们就洗了澡,早早的熄灯睡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惊醒了,看到小武正在往床上爬,我迷迷糊糊的问,你干嘛啊。小武回了句,没什么,方便了一下,然后就背朝我睡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看到小武躺在床上,眼睛却是睁着的。我想,这家伙醒的倒早。于是起床,吃饭,吃完饭,小武说要回家,就走了。小武走后,我去卫生间蹲马桶,到了卫生间,却看到洗衣机里有条床单,还有我妈的内裤,我突然想起了小武说的话,马上有了一种冲动,于是,拿起我妈的内裤,仔细的看了起来。然后脑子就突然一片空白————内裤好多地方粘在一起,轻轻扯开,一片片的斑。我不由的骂起来,操,小武拿我妈的内裤打飞机。但是马上,我就愣住了,连忙把床单抽来看,只见床单中间一片污迹。我的心顿时砰砰的跳了起来,心里想,不会的,怎么可能。我大步走进我妈的房间,只见床上已经整整齐齐,我低头看了看床头的纸篓,里面皱皱巴巴的几团卫生纸,拨开一看,还粘着两根弯弯曲曲的阴毛。那一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妈,被小武上了。

  整整一天,我的心都平静不下来,脑子里老是闪现片子里那些丰满的女人被人压在身下抽插的情节,然后,这个女人变成了我妈,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小武。就这样,我整整胡思乱想了一天。

  晚上,我妈回家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精神很不好,一边把洗衣机打开,一边做饭。草草的吃晚饭,洗了个澡就回房间了。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一片空白。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听到我妈房间传来一丝丝压抑的哭泣声,我心里乱乱的,脑子里又出现了小武压在我妈身上的图景,我已经大概能知道,小武一定是在夜里偷偷摸进我妈房间强*奸了她,虽然我没看到,但是我能想像高大强壮的小武把我妈压在身下,大力的抽插是个什么样子,我突然发现,下面硬的厉害。

  整整一周,小武都没有出现,我妈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我也很纠结,一方面,知道自己妈妈被别的男人奸污了,很气愤,一方面,想到那沾满精液的内裤和床单,又觉得无比的刺激。我决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我打电话给小武,问他怎么不来玩,很快,小武就来我家找我了。我们东聊西扯了一会,我故意从电视机上把我家房门的钥匙拿出了当着小武的面放到了电视柜里,然后一起看片,小武看的很投入。

  晚上我妈回家后,见小武在我家,愣了一下,脸色很不自然。小武叫了声阿姨,我妈嗯了一声,就回房间了。过了一会,我妈走出来去厨房了,小武也随后跟了进去,我不动声色的留在房间,过了一会,小武回来了,神色自然的跟我聊起天来。晚上吃饭时,我们都没说话,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好,一会跟我妈说几句,一会又跟小武说几句。晚饭匆匆的吃过了,我妈洗了澡就回了房间,我听到了关门落锁的声音。小武偷偷看了我一眼,我装做没看见,催促他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我跟小武聊一会后,就装着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小武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继续装睡。然后就感觉小武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接着我听到了我妈房门锁响了一下,我的心马上跳的厉害,竖着耳朵听。就听见我妈轻轻的声音,“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然后就听到一些动静,我妈压低声音说“不要,别,别这样。。。。我喊了。。。”大概十来分钟后,一切静了下来,我知道,我妈怎么会是小武的对手,我妈挣扎的声音没了,一定是小武已经得手了,我发现下面已经竖了起来。又过了一阵,我听到了小武急促的喘息声,甚至我妈房间床的吱吱响声,几分钟后,随着小武一阵闷哼,一切又都安静了下来。这时,我的下面硬的快要炸开的感觉,一跳一跳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的房间又传出了床的咯吱声,小武的喘息声,响了20多分钟也没听,慢慢的,我听到了我妈粗重的喘气声,偶尔还嗯的哼出一声,但是马上就停了,然后就听见小武轻声说,“爽不爽”,语气很得意。我妈一声不发,但是没多久,我又听到我妈不由自主尖细的哼哼了几声,随着一阵猛烈的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和床的咯吱咯吱声,我突然听到我妈说,“你轻点,别把小x吵醒了。”然后啪啪的声音没有了,只剩下小武和我妈粗重的喘息和咯吱咯吱的床响。小武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我妈刻意压抑的哼哼声出现的也多了起来,但总是哼了一下就拼命忍住,我能想像出,我妈在小武强有力的冲击下,肉体自然的反应,和心灵上巨大的羞耻感,让她虽然不由自主的会发出呻吟但是却拼命的克制自己。终于,随着小武又一阵闷哼,一切又静了下来。

  但是,小武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悄悄的溜回来。黑暗中,我没有一丝睡意,竖着两个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但是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我瞪着眼睛胡思乱想着自己的母亲光溜溜的被小武搂在怀里的样子,我甚至能想到小武从后面环抱着我妈,握住她的乳房,下体紧紧的贴在我妈丰满圆润的屁股上,得意而心满意足的睡了。而我妈,在家中被人强暴,却无力反抗,甚至在被强暴的过程中,不由自主的呻吟,而这个强暴她的男人,居然是自己儿子的同学,更可恨的是,这个男人发泄后居然像自己老公一样,搂着自己睡了。此时的母亲,一定是羞愤难当。

  在我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中,窗外渐渐发白,天要亮了。这时,我听到我妈房里隐隐传来了说话声,好像是我妈在催促小武赶紧出去,但是小武好像是故意在戏弄我妈,赖着不走,可能是我妈急了,声音有点大,“求求你了,赶紧起来吧,待会小X醒了。。”听得出,我妈说话的时候很焦急,几乎是在哀求小武了。然后,说话的声音突然没了,一阵咯吱的床响又传了过来,但是没几下就听不见了,接着小武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上不上来,你不上来,我就不走了。。。。”沉寂了片刻,床又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

  说实话,这种咯吱咯吱的床响,我偶尔夜里也曾听过,甚至我听偷偷听过妈妈和老爸做 爱时的呻吟声,那种尖尖细细的哼哼,跟我看过的片子里的很不同。但是,此时此刻,在床上跟我的母亲 性 交的却是另外的男人,我的同学。而他在强 暴了我的母亲后,居然利用她害怕被我知道而失去做母亲的尊严的心理,要挟我妈妈用 女 上 位 这 种主动的姿势跟他性 交。可以想象,我妈此刻一定是欲哭无泪,羞愧难当。“好没好啊,求求你了,快点吧,小X醒了真的不好了。。。”我妈的哀求几乎带着哭腔了。然后,就听一阵急促的床响传来,足足五六分钟,夹杂着小武粗重的喘气声,我知道,小武在拼命的冲 刺,大力的抽 插着我妈。。。。

  终于,我听到我妈房门打开的声音,我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小武轻轻的爬上床来,躺了下来,不一会,就呼呼的睡了。我听着小武睡了,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快中午了,小武没吃饭就回家去了。小武一走,我立即就走进了我妈的房间,不出所料,床单又换了,床头的垃圾桶里,塞了不少团成团的纸。我又来到卫生间,洗衣机里,放着一条床单,我扯出床单,一条团成一团的内裤掉在地上,我捡起妈妈的内裤,展开一看,上面一片一片的凝固的精 斑,再看床单,也是一片狼藉。看着内裤上的大片精 斑,想到自己的母亲的身体里洒满了别的男人的种子,心里既气又恨,但是想到丰 满 成熟的妈妈被小武压在身下大力的抽 插,一向端庄的母亲被一个强壮的男人肆意的玩 弄了一夜,我的下面,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

  我联想着妈妈光着丰满的身体被小武压在身下的情形,,想到小武用粗壮坚硬的鸡巴顶进了我亲身母亲的体内,整夜的奸*淫我的母亲,更震撼的是,母亲在被一个陌生男人强迫着剧烈的性交中,从肉体上被征服了。母亲那种压抑的粗重喘息和尖细的呻吟 ,强烈的刺激着我,虽然我知道,压在母亲身上的,不是我的父亲,而是小武。



第二章(续写)今天是周日,午后的阳光很明媚,暖阳阳的让人感到有些昏昏欲睡,自从上次小武走后已经两个多周再没见过他了,这些天妈妈总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每天早上起来都不见妈妈的踪影,只是桌子上的早餐依然冒着热气,
晚上下班回家妈妈那疲惫的身影依然在厨房忙碌,看着日渐消瘦的妈妈我感到很苦恼,妈妈你这些天身体不舒服吗’餐桌上我看着默默吃饭的妈妈问道,妈妈没有反应依然低头慢慢咀嚼着,我又大声问了一遍,“。。没。。。没有呀,怎么这么问呢”,妈妈听到后猛然抬头,洁白端庄的面孔显的有些拘蹙不安,我怔怔的看着妈妈,我心里虽燃知道原因,但是依然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妈妈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问妈妈话,她不是“嗯”就是“哦”
  我又试着问妈妈:“妈,你怎么不高兴啊。”
  “有吗?”
  妈妈马上显得很镇定。
  妈妈不承认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能乖乖吃饭‘“可能暑假书店的人流量太大,这些天有些累了吧”,,妈妈苍白的面孔流露出一丝嫣红,“哦。。那妈妈要注意身体啊,别累坏了,”我关心道,“知道了,,,妈妈又低头吃了几口后说道”我吃饱了,你多吃点小艾”说罢便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饭碗向厨房走去,
看着妈妈的走去的身影我的心里举起了巨大的悲哀,可是软弱的我不知怎么做。一想起两周前的那个晚上我的下体竟然微微起了反应,我努力的让自己去恨小武,可是那压抑般的呻吟总是在耳边缠绕,竟让我有一丝激动。。。夜里我只有把自己投入到疯狂的CF中,让血腥来麻木自己。。。
睁开蒙蒙睡眼阳光透过玻璃刺得让人难受,又是一个明媚的午后昨天晚上熬夜时间太长,一直睡到现在,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懒懒的从床上起来来到卫生间洗刷,洗完脸后来到阳台上刚拿起毛巾刚擦了两把脸,突然看到晾衣服的绳子上挂着一个红色蕾丝的小内裤,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手臂微微颤抖着,手指竟然不由自主的抓了上去,入手软软的 ,放到鼻子我努力的喘息着,是一片清香味道,下体竟然又硬了起来,我的内心苦苦的斗争着,妈妈那丰腴的翘臀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从阳台出来后,坐在沙发上我狠狠的晃了几下脑袋,别再想了那些了,我努力的告诉自己。脑海里一边是妈妈那丰腴有致的身体,一边是小武那得意的笑声,在家里这么呆下去我快要发疯了,简单的收拾了下,便来到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你好,帅哥来我们店试一下最新款的巴西烤肉吧,试营业期间价格很优惠哦”一个穿着制服的漂亮小美女冲我微小说到,我抬头看了看,一个大牌子写着的巴西烤肉的几个大字,刚站这么一会儿店里的烤肉香气便飘了过来,闻到这肉香我的肚子也非常配合的咕咕响了起来,“好吧,我跟着小美女来到大厅一个靠着窗户的桌子做了下来,随便的点了一些,小美女便拿着菜单离开了,我望了望可能是刚营业吧,来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空旷的大厅点点散散的做了几桌人的,无聊的拿出手机翻看着电子书,几分钟便觉得索然无味,正当我感到无聊的时候,突然不远处桌位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竟然是小武!!看到他后,我的内心一阵翻涌,他也在这吃饭,,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我连忙端起手机低着头窥视着,背影应该是个女人,上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下面是黑色及膝短裙,乌黑的秀发柔顺的披在肩上,在看到那洁白的脸庞
「嗡————」
  我的大脑在轰鸣,那麻麻乱乱的一团终于交汇在一处,爆发出强烈的火花。
  它使我眩晕,它更使我迷茫。
  
  因为她正是我的母亲——尹柔。
我死死的盯着他们,他们好像在争论什么,小武微弯的嘴角张合着,放荡不羁的眼神玩味的看着妈妈,妈妈那丰腴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玉葱般的手指紧紧的握着杯子,秀眉紧蹙,她那如琬似花、秀而不媚的脸庞一会儿白一会儿红,
我努力的想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因为隔离的隔音太好,只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过来一会两人便占了起来,朝前台走去。随着妈妈脚下的黑色尖头高跟鞋举步轻摇,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向前台缴费,不过走在后面的小武则在快要迈到前台时,轻佻地在妈妈的圆翘丰满玉臀上摸了一把。妈妈的身体一怔,俏脸微红,只是用自己的包,不留痕迹地磕掉了小武那支作怪的手。尔我则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开烤肉店。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走出烤肉店,刚刚吃的什么东西味同嚼蜡,没有丝毫印象,脑海里只是想着妈妈和小武他们一起出去的背影。
抬首观天的我感受着夏日的暖风徐徐,阳光温煦。街道两旁,翠绿的树木随轻风拂摆,树叶边缘反射着微亮的金光,千片百片的摇曳起伏,如同镶上了串串舞动的金丝玉线。天空的白云缓缓流动,映托着下面的大地。正中央的马路上,车连着车,人挤着人;奔走着,忙碌着。
  再向前远眺,那一座座巍峨大厦,一家家门楼店铺,仿佛如同终点站似得。
  人,或者车,几乎都在它们的面前驻足,进入,或者继续行进,直到下一个。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只迷失在钢铁丛林里的雏鸟。来势凶猛的现实宛如暴雨狂风,顷刻间淋透了我,令我无比的恐慌。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进去后,我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天色已经
乌黑,妈妈还没有回来,他们去哪了,我脑海里涌出了很多可怕的念头,。母亲,原本在我心中高贵美好形象被冲开了一道裂口。“小艾”正当我坐在沙发神游之际妈妈回来了,“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今晚书店加了会班”,妈妈快步走向厨房,丛妈妈的脸上我并没有看出什么与平常有什么两样。只是神色有些疲惫的样子。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想问妈妈下午和小武说了什么,可是每当鼓起勇气要问的时候,看着低头静静吃饭的妈妈却总是说不出口
吃完晚饭,,妈妈拿着浴袍去了卫生间洗澡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演了什么我半点都没看进去
,只是一个台一个台的换着,听着卫生间哗啦啦的流水声,妈妈下午难道是跟小武。。。!!!我脑海里又浮现了下午在烤肉店的一幕幕,不,不会的,妈妈怎么会是那种女人妈妈洁身自好,他肯定是在跟小武撇清关系,我心里为妈妈辩解着,对,一定是这个样子。他们不会再有什么关系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轻松,这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惊醒正在沉思的我,是妈妈的手机铃声,我从妈妈的手提包里把手机拿出来,只是号码没有备注,是陌生号“,你好,请问你是。。”手机那边没有传来声音,你是。。我又问了一遍,那边还是没有传来回音,我有些恼火,这时手机显示那边已经挂了,打错了??我暗自道。
不一会妈妈穿着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洗浴完后的妈妈更加清丽迷人,那巍巍酥胸从浴袍里露出的一丝白皙,大腿上的凝脂粉嫩丰满,保守的浴袍怎能遮得住妈妈这惹火的身材,挺翘的臀部彰显着成熟女人的弹性。
小艾你也洗洗吧,妈妈坐下后对我说到,哦,从妈妈那成熟的身体上不舍得收回目光,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卫生间,刚进卫生间便听到妈妈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的脑海里瞬间想到了那个陌生号码,衣服拖到一半的我不由主的又穿了起来,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小心翼翼的推开一点门缝,从门缝里我看见妈妈拿着手机似乎在阳台说什么,,妈妈的声音很低,很急,好像再拒绝什么,看不清她的表情,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着,刚说不一会妈妈便起身疾步走进了她的卧室,
过了5分钟妈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我急忙把卫生间的门关死,客厅里响起了噔噔。。高跟鞋的声音,妈妈要出门。。妈妈晚上很少出去的,“小艾妈妈出去一下,你小薇阿姨晚上下班的时候忘了拿营业表,她家孩子小不方便出来,妈妈给她送过去,”妈妈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在外面说道,哦我知道了妈妈,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妈妈没有回答伴着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下楼了,小薇阿姨是妈妈的同事,就住在我们附近的小区,难道刚刚那个陌生号码是小薇阿姨的。可是小薇阿姨的号码怎么会没有备注呢??我暗自不解道,我也没多想。
简单的洗完澡后,便走到卧室打开电脑进入刺激的CF当中,在里面不知冲杀了几百个回合后不知不觉已经玩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拿下耳麦晃了晃脑袋一看钟已经快11点了,一股尿意逼着我离开卧室冲向卫生间,出来后发现客厅的灯怎么还亮着,我的目光聚焦在了妈妈紧闭的主卧室,妈妈难道还没回来,不由自主的我向妈妈的卧室走去,我的手握到了把手上,我心里一横,快速打开了房门!
  清凉的风穿过窗子吹拂起如纱的窗帘,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妈妈没回来……
海湾大酒店是海城最大,最豪华的酒店,也是最高的,一共56层,5星级,站在最顶层俯望海城着实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酒店一楼是金碧辉煌的大厅,外面停放着的各种豪车宣示着它们主人的地位与身份

在某一层楼的总统套间里却拉着厚厚的窗帘,屋子里的光线很暗,被子高高隆起,正有人如蛇般蠕动着,除了嘿嘿的坏笑声外,里面还有勾魂般低吟声传出。

十几分钟后,大床晃动得更加厉害,被子踢开一角,一条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来,那条丰满如玉的大腿在床单上蹬了几下后,又陡然勾了回去,紧接着,脚面忽然绷直,在一阵痉挛中,那几根小巧白嫩的脚趾都在打着颤,锦被里传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呼:“不要,,,,停下啊。。。!”
随着几下晃动床上的被子掉落了下来,一个黝黑皮肤的少年正爬在一个美妇身上做着人类最原始的造人运动,那个少年就是小武,而那个女人就是匆匆离开的妈妈。“舒服嘛柔姨。。嘿嘿。”。小武一边耸动着下体一边笑眯眯的问着跨下的妈妈,妈妈没有吱声,
但是强烈的快感使促使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回应着小武的节奏,舒服就叫出来吧,这里的隔音很好,没人听的见哦,小武说边说边把双手伸向妈妈那对饱满的高耸的乳房,一只手肯本抓不过来,白皙的乳肉从小武的手指缝隙溢出,枣红色的乳头如小烟囱般挺立着,妈妈的美乳在小武手里如面团般变换着不同形状,是不是C杯的啊柔姨,好大啊,柔软又不失弹性,真是极品啊,,,“快拔出去,否则……啊……嗯……嗯……嗯……不要……嗯……啊……”身下的妈妈哼哼道,
“哎,我真是羡慕小艾啊,从小竟然有这么好的奶子给他吃,”,“柔姨我要吃奶,好不好啊,、、小武一边撒娇说着一边用手指研磨着妈妈那坚硬的乳头,妈妈玉齿紧咬着那下唇,秀美紧蹙,额头上的香汗浸湿乌黑的发丝,“嘿嘿,”小武见妈妈不吱声,下体骤然用力犹如电动小马达,啪啪啪声急促响起,一边飞快的抽查着一边问道,好不好啊柔姨,给不给吃啊,妈妈娇嫩的玉穴被疯狂的蹂躏着,“我…………啊……嗯……我……啊……啊……嗯……嗯……我……”
小武总是恰到时候用大肉棒顶到花径的最深处,硬生生地把妈妈想要说的话全顶成了最无助的淫声。
嘿嘿,你什么啊你,大点声说我听不清,“啊。给。。。。给你。。。。吃啊。。。。。啊
妈妈被小武插得媚眼如丝,最后的理智也快被大肉棒刺穿,
小武放缓了抽插的速度,但依然插得很深,双手拇指和食指猛的揪住妈妈两个深红乳头往上一提,妈妈应声闷哼了一声,两团丰满诱人的白肉随着小武的抽查上下小幅度晃荡着,小武左手紧握着左边一个乳房用力揉搓着,紧接着张嘴狠狠把右边的乳房整个红乳晕吞进嘴里,牙齿顺着烟囱般的乳头上下摩擦几下后,拼命的吮吸着乳头,发出啧啧的响声,妈妈顿时感到右乳麻,痒,胀,痛,香汗淋漓,散乱的头发黏在额头上双手紧握着凌乱床单,“啊。。你。。你,,轻。。轻点,,,吸,,,喔。。妈妈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她紧紧地抱着小武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
  妈妈在快感的刺激下两条修长丰满的美腿不由自主的盘在小武的臀部,象条八爪鱼般将他紧紧拥抱,鼻间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阵阵呻吟声。小武乘胜追击,腰部一挺,用出了九浅一深,
小武吐出妈妈的乳头,妈妈一对丰满的乳房象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红的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小武突然感到身下美妇的子宫壁突然紧促的收缩,猛吸得大宝贝跟着收缩,一股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直浇向大宝贝头,浇得大宝贝不住的抖了几下,妈妈要高潮了。小武猛然发力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妈妈小穴的最深处,把头埋入妈妈雪白高耸的双峰里,在妈妈身上一悸一悸的把阳精射入妈妈的身体里,旖旎中的妈妈被火热的精液一激身体一阵剧烈抽搐,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爱液在双方的下体互相交融着
喷射出了生命精华的小武,喘着粗气,剧烈的做爱运动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小武慢慢地把大肉棒拔了出来,虽然已经有些疲软,但看起来仍然触目惊心。
  一会妈妈全身的的快感开始慢慢退却,经过高潮的妈妈难免非常虚弱。妈妈的意识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入眼的先是一对丰满娇挺的乳房,它们不安分的从黑色的蕾丝胸罩里跑了出来,白净的美乳上满是牙印与唾液,美乳的下面是被撩起的裙摆,再往下是一塌糊涂的蜜穴,白色的精液混着阴精从蜜穴口缓缓往外流淌,看在眼里,这幅景象简直淫荡至极。妈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她再次被小武强奸了。
清醒过来的妈妈又恢复了平常的平静和高贵,看着小武,妈妈感到非常厌恶,对着小武喝斥说:“把照片拿来,你给我、滚出去。”
  小武一愣,妈妈秀脸上的坚毅和凌厉的神情让小武微微失神,随即小武从散落的衣服里拿出一支烟悠闲的点上,笑眯眯的对妈妈说道,“干嘛这么着急嘛柔姨,看你刚才多配合啊,是不是最近叔叔不在家憋的厉害啊,”妈妈听到小武这无耻的话,又羞又怒,玉指颤颤的指着小武,“你无耻。。我。我。。。妈妈气结,想起刚刚自己在小武胯下羞辱的样子,小脸一阵煞白,你把照片给我,我要回家,妈妈冷冷得对小武说道,
小武笑了笑,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了几下走到妈妈眼前,妈妈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着的画面,熟悉的房间内,在那张熟悉的双人床上,一个裸体的女人被一个少年按在身下,女人不敢大声呼喊只是用双手捂着嘴,默默承受少年对她的蹂躏,这几张照片shang的那个女人就是妈妈自己,妈妈看后急忙伸手想去把手机从小武手里夺过来,小武左手手轻轻一晃,右手一下子抱住妈妈那柔软平坦的腰,妈妈挣扎道“你给我删了啊,你混蛋。。。。妈妈那成熟的玉体在小武身上摩擦着,看着妈妈那张精致妩媚的面孔表露出的焦急神态,散乱的秀发披散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散发的迷人味道,刚刚软下去的下体顿时像吹响了集结号似得瞬间挺立起来,
小武一下子扑到妈妈的身上,妈妈一惊,连忙推桑着小武的胸脯,小武按住妈妈的双手,探头便吻向妈妈的樱唇,“恩。。恩,,走开啊,,妈妈摇晃着头抵抗者小武的索吻,小武的头也跟着移动,两个人的嘴唇始终没有分开。小武伸出舌头在妈妈的嘴唇上来回舔着,像是在品尝美味,小武手脚并用用膝盖顶进了妈妈的两腿之间,隔着裙子摩擦着妈妈的私处。把妈妈的衣服往下拉,妈妈的一对丰乳从里面跳了出来,小武毫不犹豫地跟着把乳罩往上推,露出了一对丰满娇挺的美乳。
小武用黝黑的胸部不断不摩擦妈妈胸前的肉丸,娇嫩的乳头竟然缓缓竖直了起来,小武用手握住妈妈的结实的奶子快速的揉搓着,在小武的夹击下,妈妈忍不住“嗯”了一声。
  小武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舔在了妈妈的玉齿上,妈妈玉齿紧紧咬住,把守着最后一关,小武见妈妈抵抗这么顽强,右手放弃妈妈的美乳,一路向下,掀起了妈妈的裙摆,直捣黄龙,一根手指戳进了妈妈的私处。
蜜穴里忽然传来一阵刺激,妈妈浑身又忍不住抖了一下,发出了一声闷哼。小武的手指用力的刺进妈妈那紧实的肉穴。沿着柔软的肉壁一路推进,刚刚经过洗礼的肉穴粘滑湿润,小武心里暗暗得意,不断地摩擦着妈妈的小穴,很快妈妈的蜜穴就充血张合着,把小武的手指包裹得紧紧的,妈妈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贝齿开启,最后一道防线也失守了。
  小武的舌头长驱直入,追寻着妈妈的小舌,不断地用舌头搅拌着,吸着妈妈嘴里香甜的唾液,妈妈这时只能摇头发出恩。恩。。的不满,经过一阵长吻,小武停了下来,看着微微娇喘的妈妈,
  小武兴奋地说:“柔姨,你看你下面的嘴多诚实。都湿成什么样子了”
  说完小武食指继续集中攻击妈妈的小穴,妈妈如遭雷击,身体一阵阵的颤栗,身体也完全瘫软了下来,“嗯!嗯……你。。拿出来。。啊啊,,”妈妈无助的叫着
  刺激实在太大,妈妈叫了出来。但身子不知不觉间已经调整到了一个适合手指抽插的角度。
  小武兴奋的挺枪上马,固定住妈妈的身子,举起大肉棒兴奋的插进妈妈湿滑的玉穴里,开足马力一次次抽插,只感觉肉棒被肉穴越吸越紧,。
  “啊……”
  随着妈妈一声长吟,从蜜穴内喷出了大股阴精。妈妈美穴内肉壁收缩痉挛,如浪的快感迅速淹没了妈妈的理智,“啊……啊……不行了……啊……嗯……”
从子宫深处喷射而出的阴精浇在小武的龟头上。强烈的快感让小武感觉像是飞了天。柔姨你的身体真是太敏感了,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精从马眼激射而出!小武死死地顶住了妈妈的蜜穴,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在了妈妈的阴道深处。
  小武紧紧地从后面抱住妈妈,感受着妈妈颤抖的娇躯。


晚夏的夜已微凉如水,昏暗的灯光下,小艾坐在 妈妈卧室的双人床上,书桌上摆放着的相框,绿油油的草坪上,5岁的小艾趴在妈妈的怀里不肯露头,妈妈一脸幸福的抱着他,露出迷人的微笑。
手里的手机不间断的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小艾一遍遍的播着,但是一阵盲音后,结果还是一样,“妈妈去哪了,手机怎么还打不通,这么晚了小薇阿姨家还没休息么,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小艾的脑海里,
酒店套间里,凌乱的席梦思床上,小武静静搂着怀里的妈妈,右手慢慢的揉着妈妈那饱满结实的乳房,左手在妈妈弹性十足的丰臀上挤压着,看着怀里这幅成熟诱人的躯体,发钗横乱,酥胸起伏,真是个尤物啊,小武心里不仅暗叹道,上了这种女人少活十年都干,“柔姨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这件事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小艾是我兄弟,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实话跟你说我爸就是海城的地下皇帝秦三,这个酒店就有他的股份,以后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跟着我,我会好好爱你的。”小武对妈妈说道,此刻的妈妈目光麻木的望着头上的大灯,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回忆,在外辛勤工作老公,英俊孝顺的儿子,最后是小武那坏笑的嘴脸,屈辱的现实击碎了她所有的美好,一滴泪水静静的划过她那白皙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