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中往事】(01 - 天天日日夜夜撸狠狠射_av夜夜撸天天射狠狠干_夜夜撸天天射狠狠干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涂中往事】(01

【涂中往事】(01

少时曾经数次登过故乡的山,确切是几次,已经记不清了。那是一座很破败 的山岗,每当登上山顶时,我心中都有一种感动,想写点东西,将它永远的纪念 在书里,但这愿望至今也还没有全实现。
 
  站在山顶俯瞰故乡的人烟风景,我想,那里有多少的悲欢离合、痴男怨女的 故事啊。俗话说「男人似山,女人似水」,我却觉得可以另有一番意思。女人何 以不能为山呢?像山一样俊秀多姿,四时不同。男人倒像水一样了,时而狂暴, 时而温柔,但总归是缠绕着山在流淌。那就让我刻骨铭记如山一般的女人吧!久 积于胸的郁情总该有一点寄托,总应有一点伤怀之作,无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是怎样的铅色,总还会有一线光明,那就足够了。
 
  所以谨以此书,自娱且娱人,自误且误人,是为序。
 
                序二
 
  几回梦萦故乡的山,都在枕边的潮湿中睡去。回头去看,恍若烟云水雾,早 已消散,但细细想来,却又似陈年美酒,熏人欲醉。最让人欲罢不能呵,是那些 如花的女人,是花开花谢间的往事,是少年懵懂的情愫,是不再重来的季节。 
  如今故乡的山还在,但却已变换了容颜,有一分熟悉,有九分陌生,物犹如 此,情何以堪!谨以此书,献给我生命中的女人们。
 
         第一回倩妇无由生闲气狡童有意窥娇娘
 
  话说天下之大,哪里都有数不尽的奇闻异事,或风流隽永,或曲折离奇,被 人们作茶余饭后闲嗑磨牙的消遣。久而久之,也便听得一个故事来,便胡乱动笔 记述一番,与看官聊作谈资,传录其事。
 
  原来神州一隅,有一小县,名曰秀阳,虽然地僻民穷,却也有山水绝佳之处, 风景殊胜之乡。离城二十余里有一山一湖,山环水绕,林海如潮,景色颇为怡人。 
  在这依山傍水之间,有一个人烟阜盛、民风淳朴的小镇,名叫环秀镇,是方 圆十余里最大的中心集市,两条公路一东西,一南北穿镇而过,交通便利,街面 繁华。
 
  在这个偏僻地方来说,倒是个一等一的大镇了。
 
  环秀镇虽处僻壤,但却是个好风水的地方,盖因地灵人杰,小镇上很是出了 几个高官显宦。前些年还发生了一件异事。原来镇上一个年轻孕妇怀胎十月,即 将临盆,无奈这孩子性急,不待送到医院羊水已破,只得在家生产。可是这一生, 便生了几个小时也生不下来,急得家人团团乱转。正愁云惨淡间,忽听见一声震 骇人心的霹雳雷响,地面为之一晃。大家相顾愕然,只因窗外晴空万里,并无雷 雨迹象,平时山上采石场炸石爆破,也绝不及刚才声势的百分之一,疑惑间忽然 一人大呼:「有星星落进院子里来了!」左邻右舍围观的人纷纷涌出房门,果见 院子正中有一个海碗粗细黑黢黢的深洞,正袅袅冒着轻烟。众人伸头引颈,啧啧 称奇,议论纷纷间房屋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接生婆满头大汗喜气洋洋的 冲出房门,叫道:「生了!生了!是个男孩!家主子在哪里……」
 
  于是众人哄声雷动,簇拥着这一家男主人不住嘴的恭喜。又有那迷信的老人 捋须说道:「这小孩不得了,出生难产,天上星星下凡庇佑,看来以后是有大出 息的!你们不知道,古书上写的都有,奇人出世都有各种异象!我们环秀镇风水 好,又要出大人物了!」话一出口,专有那看谁都不服的人出来反驳:「你老人 家要讲古还是回家讲,封建迷信!」然而人多口杂,流言早已不胫而走,都说这 家的小孩是天上星星下凡,将来要有大出息的,蜚短流长,越传越讹,也不消细 讲。
 
  待众人散去后,这家男主人看了一会儿子,喜不自胜。又去院子里看那深坑, 越看越奇,心道:「莫不是风水轮流转,终于转到我夏昌盛头上?我这个儿子说 不定真是有大气运的人呢!」于是坚定了出去闯荡一番的决心,此是后话。 
  却说这环秀镇虽是个古镇,只是神州大地古迹多如恒河沙数,一般等而下之 的倒也名声不显了。八十年代,改革春风吹满地,也吹到了偏僻的环秀,那夏昌 盛脑子灵活,敢闯敢干,他以倒买倒卖起家,趁着老百姓日子好过,起新屋的多, 逐渐承包了镇上的砖窑厂、预制板厂和采石场,财源滚滚而来,几年功夫积累了 百万的家财。发家之后,夏昌盛不再满足于家乡的老镇,逐渐将生意向县城扩展, 在县里开了一家规模颇大的建材门市部,开始倒腾起各种建材。再后来,他发现 卖建材不如建房子,九十年代商品房逐渐兴起,夏昌盛也算薄有家财,便打算注 册一家建筑公司,承建一些商品房。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发财之后,夏家翻修了老宅,另起了新屋, 建起环秀镇数一数二的气派房子。夏昌盛自觉老宅风水好,自己能够发家致富多 亏了老宅的风水和上天送来的宝贝儿子的运道。原来夏昌盛自小母亲早亡,由老 父辛苦拉扯,姐姐一手带大,千辛万苦成了家,娶得媳妇却是了不起的贤惠。夏 昌盛媳妇名叫胡玉芳,是邻县山里人,模样秀美,为人和气,因此人缘极好,左 邻右舍没有不夸的。胡玉芳也是个烈性女子,当初她娘家嫌弃夏昌盛穷,不同意 这门亲事,是她苦苦相逼才得以成就了的。结婚第二年,胡玉芳便生了一个儿子, 取名小飞。怀孕时玉芳便因喝过一回农药身体不好,生产时更是因为难产差点送 命,因此好容易得了这个儿子之后,对其爱逾珍宝,宠溺异常,生怕有哪里不周 到。
 
  幸而夏小飞虽然打小体弱多病,但是却如小树苗一般越长越结实。不仅模样 生的清俊秀美,而且其聪明伶俐、古怪顽皮的性格,远在一般小孩之上。这一年 夏小飞刚刚十五岁,身高见长,阳光帅气。左邻右舍无有不夸,亲朋好友无有不 喜,在学校里也极得老师的宠爱。但即使这样,胡玉芳近来仍然常常觉得心烦意 乱,恼人的很。
 
  一来是俗语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或许以偏概全,但饱暖思淫欲却是人 之常情。那夏昌盛生意越做越大,应酬也就越来越多,难免冷落了家中娇妻爱子。 
  整日早出晚归,也免不了逢场作戏,结一段露水情缘,遂被妻子胡玉芳发现 了几次马脚。这胡玉芳也是个有气性的,闹了几回,然终不能改,也就死了心, 一心一意只在儿子身上过生活。二来却是作为精神上寄托的小飞也不省心,有几 样难以启齿的毛病,让玉芳想起每每脸红不已。比如小飞虽已比她还高了,但常 常赖着要和妈妈睡,更要攀胸拧乳,嘬着她的奶头才能安心。兼且她平日偶尔察 觉小飞偷窥自己洗浴,只当儿子大了,开始对女人的身体好奇,不料此后清洗他 的内裤时总是能发现点点精斑,想到儿子幻想的对象可能是自己,不禁尴尬羞愧, 无所适从,愈发愁闷的心力憔悴。
 
  夏小飞并不知道妈妈发现了自己近来的异样,似乎就因为到了青春期,他对 女人的兴趣与日俱增,心中躁动不安之下,一个个或肥或瘦、或长或幼的女人在 他的眼里都日渐妖娆风骚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像蓄满水的堤坝,急于寻找一道宣 泄的口子。
 
  天缘凑巧,小飞一日无意间发现了镇政府公厕的秘密,原来这座厕所年久失 修,男女厕之间的墙壁上水泥脱落,于砖缝中露出一个小缝隙。在有心人的发掘 之下,缝隙渐渐变成了小孔,也不知是哪个好色男人用碎水泥块将空隙塞住,不 使人发现,以便平日里偷窥女人解手。
 
  对女人身体尤其是下体的渴望使小飞的色胆急剧膨胀,青春期性的强烈刺激, 让他一连数日徘徊在这个「圣地」周围。
 
  通过数日观察,小飞发现环秀中学有几个女生常常午间结伴来这座厕所排解 内急。这日中午小飞便跟着她们,待她们一路说说笑笑进了女厕,小飞便急不可 耐的在隔壁取下了遮掩的水泥块。只见女孩们松裙解裤,一时间环肥燕瘦的美臀 白晃晃一片,喜的小飞神飞意驰。正得意间,不妨小飞最喜欢的那个成熟丰满的 女生警惕性颇强,美目一扫便瞧见墙壁上有一只贼兮兮的眼睛正朝自己和众女孩 的屁股上瞄来,顿时又惊又羞又怒,立刻一声娇斥:「哪个狗眼在看!」一语惊 得女孩们尖叫声此起彼伏,慌慌忙忙提裤遮臀不迭,继而便爆出一连串娇喝怒骂 之声。
 
  小飞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不禁暗叫倒霉,忙趁着女孩子们揩拭私处的功夫跑 了出去。刚跑出厕所,便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小飞一眼便认出正是自己英语老师 孙月梅的丈夫,环秀镇农机站的办事员柴令文。柴令文眯着小眼睛,哼着不知所 云的小调,满面红光,一身酒气,被撞了一个趔趄,刚要发作,小飞已经一溜烟 的跑远了。柴令文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也没看清楚是谁,悻悻骂了一声,便踱 进厕所去「放水」。
 
  小飞一路偷笑着跑到镇政府四层筒子楼顶上,隔着栏杆张望。那里正好可以 清楚的看到厕所的情况。只见柴令文被一群女孩子堵在厕所门边痛骂不已,柴令 文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好一会似乎才明白过来什么,指天划地的不停分辩。女 孩们哪里肯依,一路拉拉扯扯的来到筒子楼下,柴令文也来了火气,借着酒劲扯 着嗓子大骂女孩们不知羞耻,诬赖他偷窥。那个发现小飞偷窥的丰满女孩子泼辣 得很,毫不示弱的对骂,把柴令文祖上所有女性亲属来来回回「问候」了许多遍。 
  楼下一下子热闹起来,各个办公室都有脑袋伸出来看好戏,还有唯恐天下不 乱的叫道:「老柴,真是酒壮怂人胆啊!小姑娘的屄可好看啊?是不是比你家里 的嫩多了啊?」顿时引来一阵哄笑。又一个笑道:「老柴家里的那么漂亮,老柴 肯定每天都要用的,用多了自然没有小姑娘的嫩了!」
 
  柴令文百口难辨,脸更是臊的发烫,忽然大吼一声:「老子就是没看!乌龟 王八羔子看的!」说着进了农机站办公室,「嘭」的一声关上了门。镇政府里又 响起一阵嬉笑声。那几个女孩见这么多人围观,也终于羞涩难当,一阵风似的跑 了。
 
  片刻工夫偌大的镇政府院子又恢复了宁静,各个办公室关门闭户,打牌的打 牌,午睡的午睡。小飞却因为刚才有人侮辱了心爱的英语老师而生了气,虽然让 他很讨厌的柴令文替他背了黑锅,出了洋相,但他也高兴不起来。小飞没想到镇 政府的这帮男人这么龌龊。
 
  小飞讨厌柴令文是有原因的,他是小飞英语老师孙月梅的丈夫,而孙月梅却 是小飞心里的女神。出于小男生莫名的嫉妒心理,柴令文已经是他最厌恶的人之 一,加之孙月梅受玉芳所托替他补习英语,柴令文因妻子孕期补课颇有微词,偶 然间被小飞听到一次,更是怀恨在心。这一次凑巧整治了柴令文一顿,小飞顿觉 出了一口恶气。
 
  此后数日,小飞都蛰伏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忍不了尿急,一日顺路冲进镇政 府后面的厕所里,却见一个男人正趴在墙壁上张望。惊觉有人进来,那男人慌忙 转身,见不过是一个半大的男孩,有点眼熟,便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两声,慌慌张 张的急步走了出去。小飞见这男的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带着黑边眼镜,貌似忠厚 斯文,却处处透着股懦弱猥琐,正是柴令文。
 
  小飞不由暗笑,心想上次也不算冤枉他,但隔壁的情况却让小飞莫名的兴奋 起来,心中如敲鼓般「咚咚」乱跳,便也学着柴令文的样子趴上去看。入目是一 个雪白圆润的大屁股,小飞忙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待要细看,女人却已站了起 来,提起了黑色紧身的底裤,原来已经解好了手。小飞失望之极,但目光还是恋 恋不舍的在那女人腰臀上逡巡,只见她腰肢纤细,玉臀丰满如磨盘一般,简直比 妈妈的还漂亮,一双大腿根浑圆修长,略有弧度的小肚子上没有一丝赘肉。小飞 猛咽了几口口水,恨不得抱住隔壁美妇的屁股好好闻嗅一番。
 
  隔壁的女人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待小飞回过神来再看时,已经走出去了。小 飞色心虽稚嫩,却是锲而不舍,也顾不得尿急了,急忙撵了出去,只见从女厕那 边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敞口针织线衫妖娆绝伦的妇人。妇人手里捧着一个搪 瓷的痰盂马桶,脚下穿着露趾高跟凉鞋,款款走在水泥小路上,与小飞擦身而过 时,传来一阵甜酥酥的诱人芳香。小飞陶醉的晕乎乎的,但却认出这女人是镇人 武部曲部长的老婆,名叫吴晓燕,是镇广播站的广播员。胡玉芳与她是麻友,小 飞偶尔听到别人说起她是镇政府里的一枝花,很是得书记宠爱,在镇里虽然招蜂 引蝶,但却无人敢于沾惹。
 
  妇人走到墙角转弯的时候,似乎无意间回了一下头,对傻乎乎望着她的小飞 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小飞略有些尴尬,却见妇人脚下似乎一绊,「哎呦」一声 踉跄跌靠在墙上,痰盂马桶脱手,滴溜溜滚到了小飞脚边。小飞听见妇人的轻叫 只觉心里一酥,忙将马桶捡起来送到她身边,垂头说道:「阿姨,给你的………」 
  吴晓燕含笑说道:「谢谢,真是个好孩子。不过阿姨脚崴了,你扶阿姨回家 好不好?阿姨家不远,就在镇政府后面。」小飞受宠若惊,连忙答应下来。 
  吴晓燕也不客气,立刻向小飞靠了过来,搂着男孩的肩膀,半个身子都倚在 了男孩身上。小飞只觉身体一沉,顿时幽香扑鼻,半边身体感受着女人惊人的丰 腴与柔软,不禁有些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了。双手捧着盛过妇人体内琼浆玉液的马 桶,那里面沁出丝丝缕缕妇人尿液的骚气,让小飞沉醉不已。若不是双手腾不出 来,小飞真想揽住妇人的腰肢,好好的寻幽探秘一番。
 
  不一会到了吴晓燕的家,只见是一个收拾的很干净的小院落,三间小瓦房纤 尘不染。妇人让小飞在她卧房里坐下看电视,又拿来苹果点心让他吃,自己却拿 了一瓶红花油坐在小飞边上涂抹白皙圆润的脚踝。小飞仔细打量着妇人的卧室, 见天花板上吊着顶,粉色的纱帐罩着宽大的席梦思床,壁橱的百宝阁上摆放着几 小盆花草,床头是一个精致的梳妆台,台上摆满了小飞不认识的瓶瓶罐罐,想必 是妇人的化妆品了,整个室内都弥漫着和妇人身上同样的幽香。
 
  小飞眼饧骨软间,忽听吴晓燕媚声道:「小东西,你刚才是不是在厕所里偷 看我撒尿的啊?」小飞吓了一跳,慌忙道:「我没有!」吴晓燕娇笑道:「小孩 子不许撒谎!我知道你看了,想赖也赖不掉的。再说阿姨又不会吃人,男子汉大 丈夫敢做不敢认啊?」小飞胀红着脸低头嗫嚅道:「对不起,阿姨。我也不是故 意看的,原来有一个人先偷看你了,我是好奇才看的。」吴晓燕乐的「咯咯」娇 笑不已,笑道:「你是好孩子,可不能跟那帮坏男人学哦。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 难道阿姨不好看吗?还要偷偷摸摸的?阿姨可喜欢你这样乐于助人的好孩子了! 
  你叫什么名字?「小飞被她一席话弄的目瞪口呆,本能答道:」夏小飞。 「吴晓燕便诧异道:」你是玉芳的儿子啊,怪不得长得这么俊呢!阿姨看你就眼 熟的很,我和你妈妈可是好朋友哦。「小飞道:」我知道,我妈妈经常和阿姨打 麻将的。「
 
  吴晓燕道:「那你还偷看阿姨尿尿啊?没大没小的坏东西。」说着,忽又把 脚伸到小飞的腿上,说道:「你给阿姨涂涂红花油,阿姨就原谅你了。」
 
  小飞捧着吴晓燕小巧的莲足,如获至宝,只见那豆蔻般的玉趾上涂着红艳艳 的趾甲油,显得妖冶而魅惑,这却是小飞不曾见过的。妈妈虽然喜欢让他给按摩 玉足,但却从来不涂趾甲油,她认为那不是正经女人该涂的东西。小飞见吴晓燕 美丽的足踝并没有受伤的痕迹,但还是仔细的给她涂抹了红花油,又仿照给妈妈 按摩的手法,为她揉捏足踝。吴晓燕享受的轻哼了一声,笑道:「小坏蛋,没想 到你还有这个手艺呢!」
 
  小飞按了一阵,才觉得尿意袭来,忙要出去上厕所。吴晓燕道:「不用出去, 隔壁房间就有卫生间呀。」小飞便去肆意的放了一遍水,回来忍不住问道:「你 都有卫生间,干嘛还去后面厕所啊,你不知道有人偷看吗?」吴晓燕得意的笑道: 「就是要叫他们看,看得到吃不到,馋死他们!你小孩子不懂的。」小飞确实难 以理解,便不问了。他留恋妇人的风情,一直舍不得走,吴晓燕也乐得留他。妇 人平生最喜欢英俊少年,何况像小飞这样难得的俊俏,早已见猎心喜,舍不得放 手了。
 
  妇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小飞说话,忽见屋外阴云密布,开始下起小雨来, 便出去收晾晒在檐下的衣服。小飞忍不住隔了窗子偷眼去看,只见妇人踮起一双 漂亮的小脚,宽敞领口下饱满细腻的酥胸越发显得鼓鼓囊囊的,雪白修长的脖颈 高高仰起,秀发松松的挽在脑后,活像一只慵懒的白天鹅。看着看着小飞胯下年 幼的男根便怒勃而起了。小飞忽然嫉妒起曲部长来,可以夜夜搂着这个妖精似的 美娇娘睡觉。妇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双杏眼径直瞄到了小飞身上,隔着窗子 道:「下雨了哟,你这个小坏蛋可跑不了了。」
 
  小飞倒是不想跑,只是下午还要上课,旷课他还没有那个胆子。但是这美妇 的风情惑人,小飞一时也难下走的决心。正天人交战间,吴晓燕走进来了,似乎 仍然腿脚不便的样子,一手搭小飞的肩膀,半个身子便贴了过来,小飞只觉一只 沉甸甸的乳房压在手臂上,耳中听着妇人娇腻的声音:「扶阿姨到房里去……」 
  将妇人扶到房中,在大床上坐下,小飞见妇人卖弄似的叠着她那颜色鲜艳的 三角内裤与奶罩,间或一声声逗笑,小飞晕乎乎的了,感觉这不就是勾引吗? 
         第二回迷情思浪子吮乳萌春心美人窃书
 
  下午小飞坐在教室里仍然神思不属,他有点后悔怎么会离开吴晓燕家呢?当 时吴阿姨似有意似无意,但最后还是坚决的提醒他该上学去了,也着实让他这个 初涉花丛的小菜鸟烦恼。
 
  且说小飞在环秀中学上学,因为学习成绩拔尖,模样又生的好,加之昌盛金 钱开路,时不时宴请一众老师,因此小飞在学校颇得老师们宠爱。环秀中学本是 普通初高中,为了保证升学率,学校把年级学习成绩靠前的几十个学生编为一个 班。这些学生个个心高气傲,尤其是几个和小飞一样成绩拔尖的男生,更是不忿 老师们对小飞的偏爱,平时从不和小飞来往,有意无意的孤立小飞。
 
  小飞也是天生的一种性情,偏爱和异性相处,便只同一众女生打得火热,偏 偏这又招了男生的忌讳,因此背地里说什么怪话的都有,小飞也不在意。
 
  这一节是孙月梅的英语课,正当天气炎热的时节,窗外知了不停的叫着,窗 内不少学生昏昏欲睡。小飞却是精神焕发,盯着身材娇小却珠圆玉润的孙老师, 一刻也未曾眨眼。原来月梅只穿着透明的短袖薄衫,奶罩的样子清晰可见,包裹 着那对大白兔蹦来跳去,前凸后翘,惹得一众小男生意乱情迷,涎水直流三千尺。 
  小飞挺胸环顾四周,心中大为得意,暗道孙老师的大奶子咱可是经常见的, 你们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孙月梅也时时留意着小飞,见他贼兮兮的眼睛总往自 己的胸前瞄,便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于是瞪了小飞一眼,示意他认真听课。 
  少顷下课铃响,孙月梅浑身香汗淋漓,急匆匆出去了。
 
  孙月梅一走,教室里几个男生就议论起英语老师的乳房来。一个说:「真大 啊!」又一个说:「孙老师上课穿成这样,真是够骚的。」几个人纷纷点头同意。 
  小飞听了十分刺耳,但也不好说什么。
 
  这时坐在小飞前面的女生回过头来对小飞说:「这几个男的真无聊!」小飞 冲她感激的一笑,说道:「就是,姐,咱们不理这些没素质的人。」
 
  这女孩名叫方媛媛,因为个子高曾被选进了县女子篮球队,球队解散后重新 读初一,插班在小飞这个班级,比小飞大了两岁,长得颇为靓丽,容长脸儿,圆 润白皙的下巴上有一凹俏丽的美人窝,更让小飞痴迷的是她那一头及腰的乌黑长 发,松松的扎成一条马尾巴,没事小飞总要去抚一抚摸一摸。方媛媛初来时有些 孤僻,但是她那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高挑身子在操场上娴熟操控篮球的飒爽英姿, 却着实征服了小飞的心,于是借着座位的便利天天纠缠她,直到两人约定认了姐 弟才罢。
 
  方媛媛初来乍到,本来心情低落,不料正遇到小飞这样一个长相俊俏又专在 女孩儿身上用心的。在女子篮球队待了两年的少女何曾经历过男孩子这等的死缠 烂打,不禁又是隐隐害羞又是暗暗欢喜,因知道小飞和孙老师关系很好,且着实 厌恶满嘴污言秽语的男生,便帮着小飞说话。
 
  两人嬉闹了一阵,眼看上课铃响了,方媛媛忽然问道:「小飞,你是不是很 喜欢看《红楼梦》啊?」小飞说道:「是啊,我原来让我妈妈给我买一本的,我 妈妈说年纪太小不能看这书,要好好学习,但是我表姐都看过了,还总跟我讲有 多好多好看,唉。」方媛媛嘻嘻一笑,说道:「《红楼梦》上讲的都是谈恋爱, 你当然不能看喽,要是看了书学会早恋了怎么办?好好上课,不许再拽我头发啊, 不然下课打你!」女孩子原本就比男孩子发育的早,况且方媛媛身高又是能打篮 球的苗子,小飞当真不是对手,但他看着那在女孩儿背后甩来甩去的秀发,诱惑 之下终于忍不住还是伸出手去。
 
  方媛媛被男孩在后面捋弄着秀发,芳心颇感羞涩,仿佛被情郎爱抚一般,哪 里还听得进去老师的讲课?只是发狠下课后好好教训这个让她害羞的「弟弟」。 
  好容易捱到放学时间,只一转眼,小飞就跑的没影了,气得方媛媛直跺脚儿。 
  此时小飞却行步匆匆,径往孙月梅家而来。孙月梅年纪不过二十多岁,但教 英语却是校内顶尖的。因为师资力量紧张,月梅生产后月子未满便出来上课,原 不愿意给学生私下补习的,但碍着学校领导的人情和夏小飞家里的补课费,推脱 不得,只好答应了。不料夏小飞这学生聪明异常,一点就通,月梅也教了两年书, 从没见过这样聪明的孩子,因此就上了心,越发悉心教授。小飞学得极快,模样 又好,还颇为懂事体贴,不像一般有钱人家的子弟淘气任性,月梅便渐渐喜欢了 他,没事就把他叫到家里来,或补课,或给他东西吃,或给他书看,相处的比一 般师生更为密切。
 
  孙月梅的家在环秀中学的教师宿舍区,是一排红砖瓦房,原来是老教室,自 从盖了教学楼便改作教师宿舍了。顶西头的一间围了个独立的小院子,单独一扇 铁门虚掩着,院内栽着月季、木槿、紫薇、玉兰、栀子花等数种常见花草,小飞 寻思虽然不及自家的大花坛,但方当仲夏,花儿开的正妍。小飞推门进去,只见 一片静悄悄的,瓦房的纱门在微风中轻轻摆动。这里小飞是来惯了的,径直撩开 纱门走进去,因为这间房子原来是教室,空间较大,里面便做了隔间。小飞走入 隔间,便见一个身材娇小,丰腴圆润的少妇披散着头发坐在床头,秀发如瀑,圆 脸似雪,正是孙月梅。
 
  「孙老师。」小飞叫了一声,便像往常一样挨着床边坐下。
 
  孙月梅才生了一个女儿不久,正在给婴儿喂奶,见小飞进来便要侧过身子, 想了想又没动,说道:「堂屋桌子上有西瓜,自己拿着吃。」小飞全没听见她说 什么,此刻全部心神都在那一只饱满雪腻的酥乳上了。小女婴眯着小眼,用小嘴 嘬着妈妈鲜红的乳头,吃的津津有味,小飞咽了咽吐沫,简直恨不能以身代之。 
  月梅见小飞平时总是滴溜溜乱转的眼睛此刻一眨都不眨的盯着自己的乳房, 心中不由得有些得意,嘴上却嗔道:「看什么看?小孩子乱看眼睛要生疔的!」 
  小飞便讪讪的不知该怎么回答,正要说出请假的事,不妨月梅声音又柔和起 来,说道:「小飞,老师请你帮一个忙,行不?」小飞小小男人的英雄感立刻膨 胀起来,挺起胸脯道:「老师你讲,什么忙都可以的!」月梅笑着,却不说什么 忙,只说:「你看,你这小妹妹可爱吗?」小飞忙凑过去看,大点其头,连连说: 「可爱,可爱……」也不知是说什么可爱。
 
  月梅心里好笑,又道:「你这个小妹妹啊,虽然可爱,饭量却像小猫一样小, 连老师的奶水都吃不完的。每天老师都涨奶涨的难受,你要是能帮忙,就帮小妹 妹吃一些吧,行不?」小飞闻言顿时傻眼了,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砸的他晕 乎乎的。回过神来,见月梅正盯着他看,便呐呐说道:「老师你这几天心情不好, 都是因为涨奶难受啊?」月梅便吃了一惊,问道:「你看出来老师心情不好了?」 
  小飞「嗯」了一声,说:「老师这两天都不怎么笑了,其实你笑起来好看极 了!」
 
  月梅倒感动起来,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男人如此心细,看着小飞关心的面容, 心里一暖,笑着说道:「不要学人家油嘴滑舌的哄老师,小小年纪就这样坏,老 师真的好看吗?那你可愿意帮老师吸奶啊?」
 
  小飞便有些郁闷,心想自己哪里坏了,但在关键问题上头脑还是清醒的,忙 说:「我愿意!」心里就乐开了花,早上刚吃了妈妈没有奶水的奶,没想到又能 品尝真正的乳汁。便见月梅已经掀起了衣服,露出另一只酥乳,只见它饱满的像 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仿佛随时都会溢出乳汁来。不等美丽的女老师示意,小飞 便一头拱进月梅怀里,忙不迭的捧起柔软的酥乳往口边送去。含住柔腻朱紫的奶 头,深深一吸,便听见储月梅「嗯」的一声娇吟,一大股奶水便冲进了小飞的喉 咙里,顿时奶香扑鼻,似乎还略有些腥膻。
 
  月梅气恼的在小飞头上拍了一巴掌,说:「轻点儿啊,小坏蛋,你吸疼我了! 
  以前没吃过你妈的奶啊?「小飞吓了一跳,刚想说早上还吃的呢,月梅早把 奶头塞回了他嘴里,害得小飞差点呛到。
 
  半晌小飞才完成了任务,月梅也安置好了女儿,靠在床头休息。小飞见月梅 眯着杏眼,满脸潮红,胸脯一起一伏,波涛汹涌,极是诱人,心里不禁有些莫名 其妙的冲动与烦乱,正想说话,便听见月梅开口说:「今天的课补不成了,都怪 你这个坏小子,老师看错你了,没想到你也是个……」忽然住口不言。
 
  两人一时沉默下来,小飞没头没脑,心里倒有些委屈,自己是应邀帮忙,怎 么倒怪起自己来了?月梅不理会他的想法,怔了半晌又说:「其实是老师不好, 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别人,包括你妈妈,不然老师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小飞忙讨 好的说:「我不告诉别人的!老师你以后还要帮忙就告诉我啊。」月梅「扑哧」 
  一笑,顿如百花竞放,笑说:「你想的倒美!今天已经错了,没有下次了。 就知道你是个小贪心鬼!」小飞嗫嚅问道:「老师,今天我吸的不对吗?」月梅 却不答他,只说:「时间不早了,今天我也不留你吃饭了,你还不赶快回家?小 心你妈妈着急了。」小飞这才想起来,却问道:「老师你不也没吃饭吗?怎么没 见你老公呢?今天他没给你做饭啊?」原来前一阵孙月梅坐月子,双方父母只是 偶尔来一回,都是她老公柴令文做饭的。月梅闻言,脸便沉了下来,生气的说: 「谁叫你问东问西了?以后不许提他!。天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我累了, 让我好好睡一会。」
 
  小飞无法,只得一步三回头的往家去,心中暗暗计较。眼看快走到家里那栋 气派的小洋楼了,却见一道靓丽的身影伫立在路边,见了小飞,大发娇嗔道: 「你死哪里去了?害我等你半天!」
 
  小飞见方媛媛高挑的身段亭亭玉立,双手背在后面,更显得青春的胸脯鼓鼓 囊囊的,思及刚吮过的奶子,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当下陪着笑道:「好姐姐,以 后不敢扯你头发了,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方媛媛就吃他这一副惫懒的样子, 「噗嗤」一声笑,说道:「死走死走,哪个和你说这个,你看我给你拿的什么?」 
  说着从背后拿出一本书来,厚厚的封面。
 
  小飞惊喜叫道:「《红楼梦》!」见方媛媛一副「看姐姐对你好吧」的得意 样子,简直觉得她比亲姐姐都亲,脱口出道:「好媛姐,你是我的亲姐姐。只是 这书你从哪来的?」方媛媛得意道:「还不是看你喜欢,从张老师家里偷的。你 赶紧看完,我还要悄悄还回去的。」原来方媛媛家在离镇较远的村子里,就和几 个女孩子合租了学校里一个老师的房子,这老师是教语文的,平日教课不上心, 却爱做点生意赚学生钱。方媛媛见他家书橱里恰有一本小飞朝思暮想的《红楼梦》, 已落灰尘,便悄悄取来擦拭干净给小飞看,可谓用心良苦。
 
  两人说了一会话,小飞请方媛媛到自己家里吃饭,方媛媛羞于见到小飞家长, 便不肯去,于是各自回去。小飞进到家门,见妈妈玉芳从楼梯上款款下来,皱着 眉头问道:「刚才那女孩子是谁?我看不是镇上哪家的啊?」小飞心知妈妈定是 在阳台上看见的,老实道:「是我班上同学,给我送参考书的,大惊小怪!」玉 芳也老远见到两人递了一本书,遂不以为意,只是瞪了儿子一眼,说道:「我才 不管你!只是你可要好好学习,不许早恋,少和女孩子玩,要是成绩下来了看妈 妈可揭你的皮!」小飞走上去拥着妈妈的腰,嬉皮笑脸道:「好妈妈,我知道了 嘛。我那次考试不是年级前十名?」玉芳心里欢喜,点着儿子的脸道:「也不嫌 丑,这么大了还粘妈妈?要是你次次考第一名,妈妈才高兴呢!今天学习可累? 
  妈妈烧了一只小公鸡给小馋猫吃!「母子两个人温馨不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