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协调生活

协调生活

「起来了,电话响了。」一只柔软的手在我的阴茎上轻轻的套弄着,同时一
双滚烫的唇吮吸着我的耳垂,我睁开了眼睛。

  「快去接电话了。」妈妈松开我的阴茎,然后走到窗前「刷」的一声拉开了
窗帘。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光着身子走到电话边拿起了电话。

  「喂!」我说。

  「才起来吗?」电话那边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明知故问,有什么事情?」我说。

  这时候妈妈正拿着我的脏衣服向洗手间走去,我一把把她拉到我的怀里。

  「听好了,晚上八点,老地方。别睡过头了。」那银铃般的声音嘲笑我道。

  「不要你管,这次是什么事情?」我说着把妈妈按到我的身下,然后用阴茎
拍打着她的嘴唇。

  「什么声音?」电话那边似乎很在意这个声音。

  「先回答我的问题。」我说着,停止了拍打妈妈的嘴唇,妈妈把我的衣服扔
在一边,然后双手抓住我的阴茎将龟头含在口里,吮吸起来。

  「来了你就知道了。」她说完挂掉了电话。

  「无聊。」我把电话放好,「再用力点妈妈。」

  「你啊,一大早就这么麻烦。」妈妈吐出我的阴茎说,她的手轻轻的握在上
面快速的套弄着。

  「妈妈你弄得舒服,要是别人我还不想呢。」我说着又把阴茎插进了妈妈的
嘴巴,然后双手按住她的头用力的抽插着。

  妈妈没有办法,只有含着我的阴茎,然后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臀部,她的口
水顺着我的阴茎流到了睾丸上,然后又滴到了地上,她看到了这些立刻松开我的
臀,一只手按住我阴茎根部,另一只手玩弄着我的睾丸,唾液在我的睾丸同她的
手之间慢慢的消失。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们身上,我那黑黑的阴毛在眼光的照耀下特别的明显,
阴茎上的快感逐渐的上升,我知道高潮就要到了,于是我拉出了阴茎然后把妈妈
拉了起来按在桌子上,一手扯下了她的裤子。

  「不是说好了,早上不可以干那里的吗。」妈妈的口气里有三分拒绝但是还
有七分欢喜。

  「明天再执行好了。」我不由分说的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将阴茎插进
了妈妈温暖的阴道里。

  「啊……啊……」随着我的快速抽动,妈妈大声的叫了起来。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用手玩弄着妈妈的阴蒂,另一只手早就伸到妈妈的衣服
里玩弄着她的乳头。

  刚才的口交已经使我做好了准备,所以这次没用多长时间高潮的警报就响起
了,我用力的抽动片刻后,一股热流从阴茎里喷涌而出,我借着这个机会用力的
将阴茎顶到妈妈的子宫口。

  「呼……好舒服……」我趴在妈妈的背上长出了一口气。

  妈妈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下,然后回过头说:「满足了吧,小冤家。」

  「嗯!」我说完吻着妈妈的嘴唇,品尝着她的香舌。

  「满足了就拔出来吧。」妈妈扭动着身子说。

  「嘿嘿。」我淫笑着拉出了阴茎,上面沾着我和妈妈的混合液体。

  「好了,快去吃饭吧,你还要工作呢。」妈妈说完拿起地上我的脏衣服,走
进了洗手间。

  我吃完饭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房门。我习惯的打开了电脑,然后
开始了我的工作。我是个网站管理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管理一个站点,或
者是寻找新的资源加入到自己的站点中,使自己的站拥有更高的点击率。

  在众多的网站中,我的站点是少数盈利的站点之一,这都归于我的合作伙伴
的努力,他们在离我十几公里外的主机房工作。

  我的工作有时忙,有时候闲,记得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充满了干劲,天天立
志要做出成绩来,「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我就是个没有志气的人,工作半年后我的激情就减退了,现在每天做着同样的工
作感觉也是枯燥乏味,还好有一定的工资拿,虽然不多,但是足够妈妈和我两个
人生活的了。

  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没有工作,我爸爸死得早,家里又没有其它的
亲人,所以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时间长了自然会发生点事情来,现在妈妈既
做妈妈又做我的妻子,照顾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规律同别人不太一样,经常拿白天当晚上,晚上当白天,但是我的
工作又不允许,所以我工作一上午后下午就会睡一下午觉,然后晚上出去玩,凌
晨再回来,这个习惯并不是养成的,而是由于一次突发事件。

  「呵……」我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这时候妈
妈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我的午饭。

  「快吃吧,吃完好睡觉。」妈妈说着把饭菜放在桌子上。

  「妈妈,你也一起吃。」我说着把妈妈拉到我的身边坐下。

  「好。」妈妈说着坐到我的旁边,然后拿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我的嘴里。

  饭后,妈妈帮我把床整理好,然后同我一起躺在床上,我躺在妈妈怀里,吮
吸着她依然红润的乳头。

  「已经没奶了,还那么拼命的嘬。」妈妈说着,手在我的裤裆里摸索着。

  「嘿嘿。」我笑了一下,然后松开了妈妈的乳头,就这样,妈妈摸着我的阴
茎,我摸在妈妈的乳头,我们一起进入了梦乡。

  因为我的习惯妈妈也逐渐养成了白天睡觉,晚上做事情的习惯。

  平时我都会一睡睡到晚上十点多,但是今天不行,因为有任务,所以我在七
点就醒了。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房间里了。

  我走下床,然后穿好衣服。

  「晚上要小心点,外面这一阵子总是出事情。」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说。

  「我会的,妈妈,在家里等我啊。」我亲吻着妈妈的嘴唇说。

  「你不吃点东西吗?」妈妈又问。

  「我还不饿。」我说。

  走出了家门后,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夜晚的空气是那么的新鲜,大街上灯
火通明,我走进了一个黑暗的小胡同中。看了看左右没人,我停了下来,然后闭
上了眼睛。

  一股暖流在我的腿中盘旋,然后沿着双腿上升到了腰部,最后又聚集到了我
的下巴上,痒痒的感觉从下巴上传来,同时我的嘴唇周围长出了几根胡子,不同
的是胡子不是向下长的,而是向左右长出来的。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我的指甲变得长了很多,手心也厚了很多。

  「啊!!」我大吼了一声,同时感觉到四肢充满了力量。我用力的一纵身,
身体笔直的向上飞了十几米,就在这向上的势头即将停下来的时候我用脚用力一
点旁边的楼房,身体再次飞了起来。

  夜晚的景色异常的迷人,我在高楼大厦中穿梭,在树木电杆上跳跃,十几分
钟后我到了目的地,本市最高的建筑物,华阳大厦的顶楼。

  「呼……」我才落地,就有一个东西带着风声从我身后飞来,从这东西发出
的声音我可以辨别出它的大小,速度以及劲道,我一伸手将那东西接在手里。

  「这是你这次行动酬劳的一半,另一半当然是等你成功后再给你。」电话中
那个银铃般的声音又在我后面响起。

  我看了一下,手里是个纸包,我打开来一看,里面是几叠钱。

  「先说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我说着又把钱扔了回去。

  「哼,我们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怎么还这么酷啊。」她说着从阴影中
走了出来。

  一张绝对美丽的脸,从她的脸上你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只能看到青春,大大
的眼睛仿佛可以瞬间看透你的心事,但是眉宇之间的那丝唳气却同她美丽的面孔
不相称。

  「我们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性格。」我说。

  「呵呵,只是两个月没见面,你还是一样得理不饶人。」她笑着说,「这次
任务很简单。」

  她说着一扬手,一张照片飞到我的手中,「她是日本议员松井的太太,一个
星期前随旅游团来到中国,五天后她就要返回日本,但是我们查到她这次来中国
不止是旅游这么简单,她窃取了我们很多机密,你就是要把这些东西都取回来,
而且不能伤害到她,不然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只要拿回那些情报就可以了吗?如果那些情报已被她传回日本怎么办?」

  我问。

  「放心,这一点不太可能,因为她已在我们的监视范围之内,因为在国内,
所以只要她使用任何通信工具我们都可以将信息拦截,只要她一有这样的举动我
们就可以逮捕她。但是她也不是那么笨的人,每天的活动都很谨慎,而且还有几
个护卫。但如果她的签证到期后她人要返回日本我们就没有理由拦她。」她说。

  「哦,这个为什么要我去呢?」我问。

  「其他人都各自有任务,而且这个任务不难,是我特别给你留的。」说着她
走到我的跟前,嘴唇离我的嘴唇不到三公分,「你怎么感谢我呢?」她向我脸上
吐了一口气,手向我口袋里塞了什么进去。

  「你……」我轻轻的说,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我的嘴唇又向她的嘴唇靠近了
一公分。

  「什么?」她白皙的面孔泛起了红晕。

  「你今天晚上吃的洋葱吗?」我说。

  「什么?」她愣了一下。

  我趁这个机会用力一跃,我的身体冲到了空中,「呵呵,事情办好后我自然
会谢你的。」说完我人已经跳到了对面的楼上。

  「你这只死猫……」她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出了很远。

  我以前特别羡慕超人,蝙蝠侠,他们每次出场的样子都很酷,不是飞着来就
是开着漂亮的车来,我还曾经把他们做为我的偶像,不过后来就慢慢淡忘了。随
着年龄的增长,我又忙于工作,闲暇时就是同妈妈在床上进行沟通,渐渐的我对
两人也没了兴趣。但是我始终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那样的人。

  至于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异能,我也搞不清楚。那是爸爸去世后,他的灵车缓
缓的行进在去殡仪馆的路上,我忽然想去厕所,妈妈就把我放了下去,就在我去
厕所的路上,我出了车祸,人就失去了知觉。在昏迷的时候我看见了无数的猫,
还看见了人,但是他们都长着猫的耳朵同尾巴,那可能就是猫人。

  当我睁开眼睛,我看到的是医生拿着针筒要给我打针,我一张嘴哭了出来。

  从那之后我就有了这种能力,当我集中精神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会产生猫的能
量,我可以轻松的跳上高楼大厦,我也可以同汽车赛跑。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拥有天使的面孔,银铃般声音,但是魔鬼脾气的
她。她是一个神秘组织的联络人,这个组织是政府的机密组织,建立的目的就是
利用民间的力量去阻止一些不利于国家的行为。组织非常的严密,我加入很长时
间了知道的也并不多,后来我听说这个组织内有很多像我这样拥有异能的人。

  我穿梭与各种建筑物之间,最后在一根电线秆上停了下来。我蹲下身体稍微
休息一下,然后拿出了她塞进我口袋的东西。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四十岁
左右的女人,头发黑且短,眼睛不是很大,嘴唇很性感,她的眼睛和嘴如果单独
拿出来算不上是优秀,但组合起来就十分的美丽,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啊。

  我把照片翻了过来,后面写着字:高山美子,41岁,华天酒点十三楼,1
35号房。我看了看,然后用力的将照片握在手里,灵力运到了手上,当我松开
手的时候照片已经化成了灰烬。

  华天酒店是本市的五星级酒店,它独特的外形使我很容易就找到了位置。

  我在离华天最近的一个建筑物上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位置。华天酒店有几
十层高,我看了看,然后从建筑物上跳了下来,人还在空中的时候我就收回了身
体的力量又变回了普通的我。

  我走到门口后,装作很自信的样子走进了大厅,这种地方如果进去后东看西
看的肯定会引起保安的注意。我一进去就迅速锁定了电梯的位置,走进电梯,然
后按了十三楼。

  「怎么选这么一个不吉利的数字。」我自言自语的说。

  电梯在八楼停了下来,从外面走进了三个人,两男一女,他们一进来就把我
挤到一边,那个女的我也只是看到了头发,因为那两个男的实在是太高了。

  「会不会就是她呢?」我想。

  电梯在十三楼停了下来,三个人走了出去,在他们走出电梯的瞬间我看到了
女人身上穿的是和服,就是他们,我刚要跟出去,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我在十四楼停了下来,然后从楼梯下到了十三楼。大概因为是总统套房的原
因,这里很安静。我来到了135号房前,房门紧闭,我看了一下,不能这样直
冲进去。

  我走到隔壁137号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答,我又敲了几下,还
是没有人回答,这时候站在走廊两边的保安注意到了我,其中一个人走了过来。

  「先生,有什么事情吗?」保安问。

  「哦,我忘了带钥匙,我想我老婆可能在里面。」我说出了最没有水准的谎
话。

  「哦,请等一下,我去通知服务台送钥匙上来。」他说完拿出了对讲机。

  我一看事情不妙,立刻运起灵力,手扶在门把手上将锁震断。

  「不用了,她开门了。」我说着推开了门。

  「哦。不好意思,打扰了。」保安说着关掉了对将机,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岗
位。

  我进到了137号房,房间里很黑,看样子这房间没有人住,我立刻集中精
神恢复自己猫人的力量,然后跑到了阳台上。

  137的阳台同135的阳台间隔有五米左右,这点距离难不倒我,我轻轻
的一窜就窜了过去。我到了阳台上立刻蹲下身,然后来到大玻璃门前。门锁着,
我伸出手指,将我又尖又长的指甲塞到锁孔里轻轻一扭,锁开了。

  我慢慢的躲到窗帘后然后向里面看去。

  「啊!」我差点叫出声来,房间里很乱,而且地上全是衣服,就在那张大得
可以让四个人一起睡的床上有三个人正在那里做着剧烈运动。两个男人把高山美
子夹在中间,她像一条狗似的趴在那里,嘴里含着一根不是很长的黑黑的阴茎,
另一个男人正在她的后面抽插着。

  我这个人意志不是很坚定,从小就这样,即使现在有了异能也是这样,阴茎
胀了起来,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我想到这里猛的冲了进去。

  「啊?」三人看到我冲了进来都很吃惊,两个男人到底是护卫出身,立刻从
床头上拿起了枪,但速度太慢了,就在他们拿枪的瞬间我已经冲到了他们中间,
我跳了起来,两腿猛的左右一踢,刚好踢在他们的头上。

  「嘭!嘭!」两声闷响后,两个男人倒了下去。

  「你……你要做什么?请不要伤害我。」高山美子很慌张的样子,她用生硬
的中国话说,同时把双手护在胸前,但是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两个乳房很大,早
已经超出了她手的范围。

  我一挥手,她人飞了起来撞在墙上,然后又落在了床上,丰满白皙的臀展现
在我的面前,我走到床前,蹲了下来,手指摸着她的阴蒂。

  「啊……啊……不要……」她拼命的挣扎。

  「啪!」我对准她的屁股用力的拍了下去,她立刻安静了不少,真是个贱女
人。

  我拉起了她,然后把她顶在墙上,两个丰满的乳房被墙壁压得变了形状,我
分开了她的双腿,然后用手指继续玩弄她的阴户。

  我玩弄了片刻后蹲下了身体,观察着她的阴户。她明显的刮掉了阴毛,我的
手指插到她的阴道里轻轻的搅动着,她的阴唇同阴道口很黑,看样子没少做了,
两片阴唇皱皱的,一股腥腥的味道从她的阴道口散发出来。

  我看了看她的阴道,又看了看她的肛门,站起来掏出了阴茎,往龟头上吐了
点口水,然后用力的将龟头顶进了她的肛门中。

  「啊……」她大声的叫了起来,我立刻捂住了她的口。

  好紧的肛门,我抽动起来还有点疼。

  我随便的抽动几下就拉出了阴茎,松开了她的身体,她无力的跪在床上。

  「呵呵。」我笑了起来,然后用阴茎对着她的嘴唇。

  她看到我的阴茎的时候左眼里流露出了吃惊的目光,右眼里则充满了向往,
我的阴茎不是太大,但是比起刚才那两个日本男人还是够分量的。

  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抓住我的睾丸轻轻玩弄着,然后张开口将龟头含了进去,
嘴唇夹住我龟头的边缘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滑行着。

  我直接躺在了床上,她跪在我的双腿之间用力的吮吸着,小巧灵活的舌头舔
着我的睾丸,然后又在我的肛门上舔了起来,柔软的双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

  她的乳房随着她的移动而前后左右晃动着,看得我心驰神往,我抬起左腿,
用脚趾玩弄着她的乳头。

  她的喉咙里发出了雌性动物发春的声音,同时目光中带着几分贪婪,她的手
指伸到我的衣服里,摸着我的乳头,然后嘴唇更加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阴茎,她的
嘴唇果然有力气,我感觉我的龟头都会被她吸掉一样。

  我拍了拍她的头,她停下来望着我,我指了指她的阴户然后又指了指阴茎,
她笑了,然后站了起来骑坐在我的身上。她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分开
自己的阴道口,她并没有急着插入,而是用我的龟头前后摩擦着她的阴蒂,然后
用她的阴蒂摩擦着我的尿眼,阴蒂头已经钻了进去,她居然要插我。

  一丝液体从她的阴道内流了出来流到了我的龟头上,她用阴蒂将我龟头上的
液体涂抹均匀后将阴茎塞了进去。

  她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她的阴道居然这么紧,我没
有想到一个已经四十一岁的妇人会有这样的阴道。

  我拿开了她的双手,用自己的手握着她的乳房左右揉了起来,丰满的乳房、
坚硬的乳头一同刺激着我的手,我用指甲轻轻的抠着她的乳头。

  「啊……啊……啊……」她的叫声非常有节奏,而且叫得十分的专业,就像
日本A片中的女主角。我挺直了上身,然后随手拿起一块毛巾塞进她的嘴里。

  「嗯……嗯……」声音小了很多,我低头含住她的乳房,用力的咬着她的乳
头。

  一番抽动后我的快感已经要到顶峰了,我猛的抽动几下后就射出了精液在她
的阴道里,如果是同妈妈做的话我一定会尽力让妈妈达到高潮,但是对眼前的这
个女人我没有义务。

  射精后的我躺在床上,阴茎仍然在她的阴道里还没有软下来,她没有放弃继
续上下的套弄着,我的阴茎虽然已经射了精,但是在这样的套弄下依然保持着坚
硬的姿态。

  她上下套弄了片刻后,阴道内开始蠕动起来,热乎乎的阴道壁将我的阴茎紧
紧的夹住,她拉出了塞在嘴里的毛巾躺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

  我躺在她的身边,手指玩弄着她的乳头,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好象已经忘记
了我是个闯入者。

  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抚摩着,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最后落在我的乳头上。忽
然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猛的向我刺来,我立刻一翻身从床上落到了地下。

  她站在床上,猛的将匕首向我抛来,我一闪身,但是她的手里又多出了一把
枪,这下麻烦了,我没有想到她是深藏不露了,我虽然有异能,但身体还是肉长
的,抵不过枪的。

  我忽然有了个想法,我故意站在那里不动,然后手前后飞快的套弄着阴茎,
果然她迟疑了一下,眼睛盯着我的阴茎看,这已经足够了,我的身体在一瞬间已
经移到了她的身后。

  「啊。」她刚想回头,但是已经晚了,我轻轻的在她后脑上一拍,她人立刻
昏了过去。

  解决了她后,我坐在床上。好玄呢,看样子她丈夫无法满足她,要不是她是
好色的女人我真的很危险,如果她在我射精的时候杀我,我绝对没有机会反抗,
还有她在给我口交的时候完全可以在我的睾丸上动手脚。

  「看来以后要小心了。」我自言自语的说。

  我把他们三人并排放在床上,然后把手指放在高山美子的头上,力量从手指
贯入她的大脑中,几分钟后我找到了想要的情报。我用灵力将情报从她的大脑中
提取出来,顺便消除了她的一点记忆,同样我也消除了那两个护卫的部分记忆。

     ***    ***    ***    ***

  「呵呵,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在华阳大厦的天台
上,她将一个包递给了我,「里面是你的酬劳,只多不少。」

  我拿过了包,没有数里面的钱直接将包背在了身上。

  「喂,你说的事情办好后要谢我的。」她又走到我的近前,嘴唇离我的嘴唇
只有一公分。

  我闻到了一股薄荷的香味。

  我揽着她的腰,然后吻着她的嘴唇,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舌头在我
的嘴唇里疯狂的搅动着,双手从我的腰上向我的阴茎靠拢。我猛抓住她的手,然
后松开了嘴唇。

  「讨厌……你怎么刹车了。」她噘着嘴说。

  「呵呵,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会有机会的。」我说着跳了起来,身体落到
了对面的楼上。

  「你果然是只该死的猫。」她大声的喊。
PS:这同我以前写的那个《侠医》有点类似,实际上是看了蜘蛛人后有点
感想而已,先写一章给大家看看,欢迎拍砖啊……

  另外,本人对很多细节的东西不是很在行,所以这次故事组合的有点仓促。
 (二)

  「快起床了,不能总是睡觉啊。」妈妈走到在我耳边大声的说,同时手用力
的在我睾丸上抓了两把。

  「知道了……呵……」我从床上坐了起来,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感觉很
暖和,这种天气不睡觉都是浪费。

  「你啊,这么懒,昨天晚上同你说过让你不要射在床上,你看又把床单弄脏
了。」妈妈一把把床单扯了起来,然后指着上面的精斑说。

  「不要怪我啊,谁叫妈妈你这么漂亮,为了保持你的好身材,我当然要用精
液来滋养你的皮肤了。」我跳到妈妈后面抱着她的腰,阴茎在她的臀上轻轻的摩
擦着。

  「好了,不要闹了,你早上也欺负我啊。」妈妈晃动着身体说。

  「你即是我妈又是我老婆,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啊。」说着,我在妈妈的脸上
亲了一下,手用力的抓了一下那丰满有弹性的乳房。

  「好了,快去吃饭,今天不是说要和我出去买东西的吗?」妈妈说。

  「哦,我差点忘了。」我坐在饭桌旁说。

  其实我不太喜欢上街,这大概是因为怕麻烦,但是这次一定要去,因为家里
吃的东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再不去买就要挨饿了。

  吃过饭后,我和妈妈一起走出了家门,我们家在市里一条不是很繁华的街道
上,出门不远就有超市,往常我们都是去那家超市的,但是今天妈妈好象心情不
错,所以我决定牺牲一下自己睡觉的时间,陪妈妈好好逛一逛。

  其实逛街嘛,无非是进商店去看看而已,只看不买才叫逛啊。妈妈今年虽然
有四十岁了,大概是因为天生丽质的原因吧,她看起来同实际年龄很不相符,行
动看起来就更不相符了,一连拉着我进了几家店。

  最后妈妈拉着我进了一家大超市,但是在里面转了几圈后除了买了一包口香
糖之外什么也没有买,其实是我没有让妈妈买。

  「怎么了?我们赶紧买好,然后可以回去睡觉啊,你不困吗?」妈妈说。

  「没关系,今天不是很困,我们可以去别处玩玩啊,难得有时间。」我说完
拿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妈妈的口中,然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好吧。」妈妈说。

  我们就这样逛了一上午,将近中午的时候妈妈找了一家拉面馆,我们决定在
那里吃中饭。

  进去后,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靠窗子的坐位。

  「两碗拉面,谢谢。」妈妈说着拿出了纸巾然后递给我,「擦擦你的汗。」

  「哦。」我接过纸巾,然后望着对面的一家快餐店,那里人进人出的,看上
去比这里的生意好。

  「在看什么呢?」妈妈问。

  「那家快餐店,好象叫什么麦什么的吧,是新开的吗?」我说。

  「好象是吧,人好象很多,西餐不是很好吃啊,还是吃中餐好,都吃了多少
年了。」妈妈说

  「这个当然,中国的饮食文化居世界第一。」我说。

  「先生说的对,但是那家店已经开业有半年多了,每天人都是那么多。」给
我们端面的服务员说。

  我看了一下服务员,是个女生,看上去年纪不大,一身蓝色的工作装,这倒
是我第一次看见,以前在其他饭店吃饭的时候服务员都穿白色的衣服,大概白色
看起来要干净一些吧。

  「为什么那里人这么多?」我问。

  「还不是那家店是世界知名品牌,年轻人都喜欢赶一个流行,哎!很多人都
是这样——以为自己吃了西餐就是外国人了。」她叹了一口气,然后退了下去。

  「不要看他们了,吃面吧。」妈妈说。

  我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拉面,味道不错,而且面条够劲,吃的我很舒服,很
快一碗面条就被我吃完了。

  「干嘛吃的那么急啊。」妈妈说着把她碗里的面条夹了部分到我的碗中。

  「这是本店送给两位的小菜,欢迎品尝。」服务员端上了两盘小菜说。

  「我们运气好啊。」妈妈说着给我夹了一块。

  我吃了一块,「不错啊。」

  「你们这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妈妈忽然问。

  「说实话,今天是我们这家店营业的最后一天了。」服务员说,眼睛里含着
泪花。

  「为什么?」我放下手中的筷子问。

  服务员看了看左右,然后把帽子拿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的秀发,我这才发现
她长的很漂亮,刚才我被她的工作装迷惑了。

  「我们的老板很爱国,只要哪里有那样的西式快餐店,老板就把分店开到那
里,同快餐店竞争,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的资金周转不够,所以不得不停业了。」

  她说着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胃口了。」她说完走
了出去。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吃吧,不要辜负人家的好意。」妈妈说。

  我们很快就吃完了,然后付帐离开了那家店。

  「好了,该买东西去了吧?」妈妈挽着我的手说。

  「我们去坐一下那个吧?」我指着不远处的东西说。

  「哦?是摩天轮啊。」妈妈仰头看着说。

  「是啊,妈妈好象没坐过吧。」我说。

  「好吧,我就陪你坐一坐了。」妈妈说,但是可以看得出她也很兴奋。

  我们走到摩天轮下,下面有很多人在排队,这个摩天轮很高,转速也很慢,
用来观赏风景最好不过了。

  等了半天,才到我们,我拉着妈妈坐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摩天轮开始转
动起来。

  妈妈靠在我的肩膀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手自然的放在我的腿上,呼吸着妈
妈身上的味道,我的阴茎有点不听话了。

  「妈妈。我想要你。」我在她的耳边说。

  「小鬼,我说你要来坐这个呢,是为了这个目的啊。」妈妈隔着裤子摩擦着
我的阴茎说。

  妈妈好象没有反对的样子,我立刻轻车熟路的把妈妈的衣服解开,然后掏出
那丰满的乳房,我张口含住了乳头,手伸到妈妈的衣服里摸着另一只。

  妈妈的眼睛一直望着外面,任凭我吮吸她的乳头,她的手慢慢的解着我的腰
带。

  我忽然想起来了,于是松开了妈妈的乳房,自己把阴茎掏了出来。

  「我们快一点吧,不然这个轮子很快就会转下去的。」

  妈妈笑了,在龟头上亲了一下后跪在椅子上,撅起了白皙的臀,双手扒在窗
上。

  我摸了摸妈妈的阴道,发现有点干涩,于是吐了点口水在龟头上,顺便也吐
了点涂抹在妈妈的阴道口。

  妈妈双手用力的分开自己的臀,然后回头看着我,示意我动作快一点,我用
力一顶,阴茎插进了自己出生的地方。

  我抱着妈妈的乳房,然后开始用力的抽动起来。

  「啊……啊……」妈妈开始叫了起来,阴道紧紧的将侵入的阴茎夹住。

  我压在妈妈的背上,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因为摩天轮两个吊间离的不是很远,
动作大的话很容易被后面的人看到。

  妈妈回过头来,伸出了舌头,我张口把她的舌头含在口中,然后轻轻的吮吸
着,下体依然用力的抽动着。

  我们要争取时间,所以我没有刻意阻止自己的高潮,而是用力的抽,用力的
插,每次拉出的时候,都把妈妈那粉红色的阴道拉的向外一翻一翻的。

  妈妈也是极力的配合着我,屁股不断的用力向后一顶一顶的,我的阴茎在里
面犹如虎入羊群一样,肆意的驰骋,偶然遇到抵抗也会轻松摆平。

  我又抽动了片刻,但是迟迟没有高潮的信号,真是越着急越不成啊。

  妈妈忽然伸手把我的阴茎拉了出来,然后坐在旁边,低下头去将阴茎含在口
中用力的吮吸着,手在龟头同睾丸之间上下的套弄。

  我靠在椅子上,手尽力的伸到妈妈的屁股上,在妈妈还没有被开辟的菊花上
玩弄着。

  妈妈的口技果然不是盖的,一条舌头上下翻飞,我的阴茎被它驯的老老实实
的,她的另一只手玩弄着我的睾丸,五个手指轮流在睾丸上做蜻蜓点水的动作。

  终于有了射精的感觉了,我按住妈妈的头,阴茎在妈妈的口中用力抽动着,
几次抽动后,热乎乎的精液喷了出来。

  妈妈依然用力的吮吸着,舌头在龟头周围迎接着出来的精液,然后将它们吞
下去。

  听着妈妈吞咽精液的声音,我异常的兴奋,妈妈这时候吐出阴茎,然后替我
将它放了回去。

  「呼……累死我了,下次不坐这东西了。」妈妈整理着衣服说。

  「妈,你真好。」我说着亲吻着妈妈的嘴唇,替妈妈清理了一下嘴角的精液,
妈妈的手搂着我的腰,舌头在我的口里轻轻搅动着。

  「先生?你们要不要还坐一圈?」工作人员说。

  原来已经到了地面,我立刻松开妈妈的嘴,然后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中我们离
开了摩天轮。

  我看了看表,然后对妈妈说:「我们回去吧。」

  「东西还没买吧?」妈妈说。

  「家里附近不是有一家超市吗?去那里买吧。」我说。

  「呵呵,你真是的。」妈妈笑着说。

  当我们走到那家面馆的时候,发现那里围了一群人,大家都在那里指指点点
的。

  「好象出了什么事情了。」妈妈说。

  我们挤进了人群,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往上面看,我一抬头,之间在面馆的
顶楼站着一人,一身蓝色的工作服。

  「妈妈,这个人应该是面馆的吧。」我指着上面的人说。

  「是谁啊?」妈妈问。

  「我看看。」灵力随着我的意识集中在眼睛上,我看清楚了上面的人,是一
个老人,大概有50岁左右。

  「爸爸,爸爸,你不要想不开啊,我们可以从头再开始啊。」我旁边一个女
生大声喊,声音中带着忧虑。

  我一看,正是面馆里的那个女服务生。

  这时候救护车和消防车都已经开到了附近,大家闪开了一条路,消防人员从
车里拿出了气垫准备充气。

  但是气垫还没有弄好,他已经从楼上跳了下来了,身体直线的向下坠。

  「啊……」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

  我没有多想运起灵力,准备去救人。

  就在这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风中夹杂着尘土。

  「啊,好的的风!」围观的人捂眼睛的捂眼睛,按裙子的按裙子,好象都忘
记了那个老人的已经跳了下来。

  就在老人的身体即将与地面做亲密接触的时候,一道强劲的气浪忽然从地面
喷出,将他的身体滞留在空中几秒种然后消失了。

  「砰!」老人身体落在了地上,这时候风也停了,大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
将老人抬上了等在旁边的救护车。

  看着救护车的离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然后各自议论着走开了。

  我走到老人落地的地点,看了看,发现地面上有一个小洞,洞刚好可以放入
一个拳头,看来刚才的气劲是从这里发出的。

  「看什么呢?人都走了。」妈妈走过来说。

  「哦。」我站了起来,刚才肯定是有人救了那位老人,救人的人为了隐藏气
劲,所以先用气劲制造出一阵风,然后然后在将气劲集中起来释放出来阻止住了
那老人身体的下坠。

  我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看了看,如果是我的话,我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呢?

  妈妈和我来到了家附近的超市,然后买了一大堆的日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