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与初恋女友重逢的旖旎一夜

与初恋女友重逢的旖旎一夜

大学毕业后,我在CD市一家小家具工厂做推销员,五年时间转眼过去,小工厂已发展到中型规模, 成立为小有名气家具公司,老板也没亏待我们这些一路坚持下来的老员工,我也升任为公司营销主管, 负责管理公司销售部门。 这一天,我到DY市出差,与一家沙发代理商面谈合作事宜。没想到遇见了一个我终身难忘的女人, 她是我大学校友,我的初恋情人蕾蕾。 蕾蕾身高仅一米五五,身材一般,胸部不大但是坚挺圆滑,屁股又大又翘,只是略显臃肿。她有一 张天使般的面孔,媚眼勾魂,娇艳欲滴。 蕾蕾新婚燕尔,他老公在外地包工程,这几年赚了些钱,刚买了套新房装修完后准备买点家具。我 借着业务之便邀请她共进晚餐,原来以为她很恨我不会同意,没想到她欣然同意。我们在皇冠灯旁找了 一家中餐馆边吃边聊。 原来,她是奉子结婚,现在已经怀孕五月了,她结婚后并不开心,老公仗着赚了点钱大男子主义极 度膨胀,又爱出去花天酒地,对她不冷不热。而她又没有收入,在家没有一点地位。要不是看在孩子份 上,两人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 吃完饭,我开车送她回去,并提出上去看看她的新家,给她提些购买家具方面的建议。蕾蕾老公现 在外地包工程,到她家后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我一边看新房一边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都有点累了,但是整个房间就 一张床可以坐,我们也就顺势坐在了一起。顿时,我心里一股欲火被点燃了。我大胆的搂住了蕾蕾,奇 怪的是她并没有挣扎,只是平淡的看着我。我搂着她,欲火不断燃烧,手也开始不自觉地在她的丰臀上 游荡。 她幽幽得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一直没找过我?难道你还恨我吗? 我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了,我轻轻得说:对不起,这是个误会,我和我们班的小扈真的没什 么,当时年轻气盛,现在想来失去了你真的好可惜。 蕾蕾眼泪马上就流出来了,她边哭边说其实一直都想我,但是我们已经没法回到以前了,既然有缘 无分,以后就做个普通朋友吧。其实蕾蕾和我都心知肚明,大二的时候小扈堕胎然后被学校开除,罪魁 祸首就是我。我害怕学校处分死不承认,蕾蕾更因此离我而去。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半个小时,蕾蕾突然狠狠的吻了我一下,红着脸说:今天晚上我属于你,过了今 天我们就了断情分,做个普通朋友,各自过自己的生活,好吗? 没想到蕾蕾居然想要和我做最后一夜夫妻,我刚消退的欲火更猛烈地涌了出来。一把把她扑在床上 狂吻了起来。我疯狂得扯下了她的衣服,亲吻她的面颊,樱唇,耳根,和尖尖的乳房。蕾蕾脸带桃花, 樱唇微张,展开双臂抱着我的头,享受着我的温存。 片刻我们便赤裸相见了,我看着她微鼓的小腹,突然感到一些失落。蕾蕾似乎发现了我的异状,主 动握住了我的阴茎,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我的阴茎不算很粗,但胜在够长,约有17、8 公分。蕾蕾 看着这跟久违的男根,眼角更显妩媚,竟然主动给我吹起萧来。 我靠在床头,看着老二在蕾蕾唇间出没,顿感舒爽无比。蕾蕾已经完全入情,用双唇紧紧包裹着我 的龟头,舌头还不时得在龟头上游动。然后更是埋头将我的阴茎含进大部分,上下吞吐起来。我一边用 手指挑逗着她的乳头,一边梳理着她散落的发丝,感觉全身舒爽,有用不完的力气。 蕾蕾持续吞吐了许久,有些乏力。她抬头望着我,让我轻点,她怀了孩子,不能剧烈运动。我感觉 有些愧疚,表示不进入她的阴道,毕竟现在是处于很危险的阶段。蕾蕾继续吹萧,有些感动,也有些异 样。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抱着她的头一阵猛插,她流出的唾液弄湿了我下半身,床单也湿了一片。 我插了会便停了下来,蕾蕾累得脸都有些抽筋了,期间还咳了几次,估计是我太兴奋插进了她的喉 咙。但是我的阴茎仍坚挺无比,没有丝毫泄精的迹象。 蕾蕾头靠着我的大腿说:你怎么还不射?我来不起了怎么办啊? 我也忍得难受,提出肛交。蕾蕾居然羞涩地答应了。以前我虽然也提出过但她一直不答应,居然今 天梦想成真了。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肛交。还好我看过很多A 片,用沐浴液当润滑剂,把蕾蕾的粉嫩的菊洞涂得 满满的,还把手指伸进去涂了很多在蕾蕾的肠壁上。蕾蕾开始喊痛,慢慢得也变成舒服的呻吟了。我再 也按捺不住疯狂燃烧的欲火,在龟头抹了一把沐浴液,让蕾蕾跪伏在床上,对准后庭噗嗤一声齐根没入。 蕾蕾疯狂叫了几声,我以为伤到她了,动都不敢动。只听蕾蕾大声呻吟着:胀,啊,肚子好胀,胀 死我了! 我一手抚摸着她丰满的翘臀,一手捏着她的小娇乳,不待她适应,便开始了我的征伐大业。顿时满 屋娇声啼啼,旖旎无限。我奋力冲刺,她婉转迎合。也许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她用右手压住我屁股, 示意我更用力地插她的后庭,在沐浴液的润滑作用下,她竟然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是很充实,很满足。 我一边卖力抽插,一边捧着蕾蕾的粉臀,看着她在我胯下承欢,一种征服感油然升起。蕾蕾的菊洞 毕竟未经开发,又紧又热,我抽插只5 分钟我便有了射精的冲动。我更疯狂得用力狂顶,就像要顶穿她 一般。大股浓精射向了她的肠道深处,激得她浑身颤抖,几欲升天。 当夜,我抱着丰腴柔软的蕾蕾裹成一团,半软的阴茎在她的直肠里舍不得拔出。直到天明。第二天 我们醒的时候蕾蕾才挣扎着让我拔了出来。 后来,我再也没有和蕾蕾见面,我们虽然都说做朋友,但为了避免尴尬都有意无意地避开对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