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误打误撞搞人妻

误打误撞搞人妻

今天一个朋友和他老婆来家里做客,我们夫妇和朋友两对夫妻一起吃饭。 男人们喝着白酒,而女人则喝着鸡尾酒。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事,平时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 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职主妇,呵呵,顺便说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养的比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 常出门,皮肤白皙而且人极温柔,在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会经常性幻想到朋友的老婆在床上娇喘的样 子!这样总是能使我加倍的兴奋。 第二天是休息日,不用上班,加上很久没有聚会了,大家都聊得很尽兴。吃饭的时候,朋友大声说 着以前大学里的种种趣事,拚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同时开怀畅饮,不一会就有了 几分醉意,我斜眼看了一眼朋友的老婆,发现朋友的老婆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但风韵却是十分的撩人, 特别是喝了酒以後,衣服领也松开了,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依悉分辨出暗红色的乳头坚挺着,不 时还会随着笑声颤抖,原来朋友老婆没有戴胸罩,妈的,我以前总是幻想着她意淫,今天看到了这样的 活春宫,加上酒精的作用,下体一下子澎涨起来,碍於裤子的原因,顶我得生痛。 都说全职主妇每天没有事做就看色情片和漫画书,然後等老公回家就急不可待的坐上去疯狂,不知 朋友老婆是不是这样,靠!这小子可真有点艳福啊。 我不尽感叹着,想想自己的老婆,虽然也是有几分姿色,但她每天都要上班,下班後累得不行,我 想要的时候,她都是应付一下就睡了,搞得我经常慾求不满只有自慰。 唉,认命吧,想到这里,我又回头看看我朋友,这头猪大概没有发现我的心思,还在那一劲地说笑 话,劝酒。於是我就继续和他喝了起来。 我自认为平时的酒量还是可以,但这次好像还没有喝到量就有点晕头转向,头重脚轻,昏昏欲睡, 看看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喝的也不算少了,加上我老婆也连连说头痛,要去睡了,我就提出要去休 息,朋友也没有阻拦,安排我们到睡房。我抱着老婆放到床上,由於刚才的性幻想,虽然我身体软飘飘, 但有一个地方却硬得不行,让我无法入睡,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是什麽地方吧,我看着我老婆诱人的胴体, 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我老婆乳头一下,老婆呻吟了一声,明显是有十分的快感,但好像她还不是很清醒, 於是我开始在老婆身上不停的揉搓,慢慢的,老婆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乳房开始涨得弹性十足,粉红的 小乳头也挺起来了,不时发出一两声发自喉咙深处的轻哼,呼吸好像也开始有了变化。 就在这里,我忽然听到走廊有轻轻的脚步声,可能是朋友上卫生间吧,为了不继续发出声响,我停 止了动作,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就在这时,房间门被轻轻的打开了,然後看到朋友轻手轻脚的走进来, 我靠,这个猪,怎麽还有这样的爱好!妈的,我暗自骂着,不过我还是没有动,看他能干出什麽事情来。 这小子,走到床前,先是色迷迷地看了我老婆的身体一会儿,就开始拿出一个小的数码像机,开始 用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妈的,我心里骂着,原来这小子不地道,早打着我老婆的主意,不过我还是没 有动,看他表演。 他小子拍了一会儿,开始脱我老婆的衣服,然後继续拍摄,一边拍,一边不时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下 体,原来这小子还有这个爱好,看来他对我老婆已经窥视已久了,我突然想起,我不也是对他老婆充满 了性幻想吗?只不是没有机会下手罢了,今天何不……,想到这里,我心里出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当那个小子把我老婆身上最後一件衣服也扒光了。 时候到了,我突然坐了起来,然後下床,不过我眼睛假装还是闭着,可是那小子已经被吓的半死了, 乾脆在床边上呆住了,B 样子,我心里骂到,今天老子有重要事情要去做,不给你计较,至於我老婆嘛, 算是便宜你这头猪了,反正平时也做腻了,今天爷爷要换换口味,你就偷着乐吧。 我就装梦游,出了房门,到了另一间卧室,看到朋友的老婆正在熟睡,我走进了房间,他老婆好像 听到了脚步的声音,不清不楚的嗲嗲说了一句:「快来嘛……上个厕所这麽久,急死了」,说着,一边 还扭动着雪白的腰臀,由於晚上没有开灯,看来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她老公了,我也没有说话,心想,别 看朋友老婆白天人前那麽端庄秀丽的模样,原来,晚上上了床就这样淫荡,就等着我来好好玩你吧。 想到这儿,我就上了床,面对面,一把就搂住了她的小腰,开始伸手摸她的背部,不摸不知道,朋 友老婆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她的小腹部平坦紧绷,紧紧地贴住我的身体,爽啊,我心中不禁暗想,真 是如天上仙子,人间尤物。 我顺着她腰臀间的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抚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颈,一丝柔顺的长发夹 在我手指中缝随着抚摸,更是便她感到即兴奋又痒痒,不禁发出咯咯的笑声,笑的时候,高耸的胸部也 不停地颤碰触到我的身体,让我更加兴奋,於是我决定好好的挑逗她一下,为了不让她发现我不是他老 公,我不敢长时间正面抱着她(怕她上来吻),於是我把她反过身来,这样我正好可以用我的胸贴着她 的背部,然後双手就可以自由地玩弄她的双峰!果然朋友老婆刚被我稍加技巧的揉搓了几下就开始气喘 吁吁,哼哼起来:「老公……你今天好棒……啊……这样好……刺激……啊……揉的MM的咪咪好舒服… …哦啊……我要……」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显出很急的样子。 我没有回应,只是继续着我的进攻,我将朋友老婆的两只乳房用一只手抓住,不停的按捏,然後另 一只手向下摸去,先是轻抚挑逗了一下她的肚脐四周,她马上有了反应,腹部的肌肉有点阵缩紧绷,然 後又我又忽然一下子将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间,用整个手掌压住她的小妹妹,「……啊……」她好像还没 有准备,被这样突然的一攻,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顿时,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粘的液 体,原来她下面已经这麽湿了。 紧跟着,她开始把自己的双腿打开,将小妹妹用力向外挺,身体也不停地扭动,想与我的手掌进行 充分的摩擦,我当然不会这麽轻易让她得逞,我将手拿开,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她显然是十分的受 用,刚才腹部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下来,但又显出十分的焦急,「……呃……」发出像婴儿闹的声音,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急着我继续抚摸她的小妹妹,但我仍然不紧不慢的抚摸着,从她的大腿内 侧到腹股沟,充分调动她身体的每一处性感细胞,每到一处,她的身体都会轻微的颤抖着,享受着,「 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真正的性交,而是爱抚」,这句话说的真是有道理。 正当她享受身体爱抚的时候,我又一次突然袭击到了她的双腿中间,「……啊……」这一下显然比 刚才更加刺激。 她的背不由自主的拱起,我的手上已经被粘滑的爱液粘满了,我顺势进行轻轻的揉动,不停地刺激 着她的小阴唇和阴道口,朋友老婆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没有规律,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由於爱液 的缘故,爱抚十分的顺滑,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障碍感觉,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小阴唇已经充血勃起,像花 瓣一样向两边张开,好像在饥渴的等待着什麽。 这时爱液已经流出很多,加上我的捏搓,开始向下流,我摸了一下,发现下面的会阴部也是粘粘的 液体,而且顺着屁股沟流经她的肛门,将屁股下面的被子上洇湿了一大片。 「真骚」,我心里暗想,我知道她已经差不多了,我为了不让她发现我,我不敢从正面进攻,於是 我顺势将她的腰一抱,提起来,屁股撅得高高的,她非常配合,我基本没有费什麽力气,大概这个姿势 她们两口子也经常做吧,我将我硬得受不了的小弟弟向前的挺,由於淫水非常多,「吱」的一声,没有 任何阻碍,整根没入!!我靠!真是爽到了极点,我马上有一种想射的感觉,可是我马上控制住了自己 的冲动,我插在最深处,按兵不动。 然後用手从後面捏住她的乳头,开始揉捏,她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啊……开始使劲 摇动自己的臀部,而且还不时前後地动着。 妈的!!着真是香艳无比的视觉刺激,雪白性感的臀部和这样的淫声浪语,让我的小弟弟又一下子 涨大了许多,由於被淫水一泡,加上阴道肉壁的夹吸,小弟弟开始变得更加粗壮有力,我开始进行原始 的抽插运动,这一招虽然老套,但却是女人最享受的动作,我的小腹不停地顶撞到她的白臀,发出叭… …啪……的声音,加上淫水的特别的……吱……吱声,真是活色声香,朋友的老婆显然已经进入平台期 的兴奋。 她的头顶在床上,屁股使劲翘的高高的,还不停的扭来扭去,想努力增加磨擦力,而我却不紧不慢 深深浅浅、左冲右突,还不时地以小弟弟为中心作圆周运动,我的腰功可是了得,我老婆就十分受用这 一招,曾由於这一招兴奋的晕厥过去,果然,我一使用绝招,朋友老婆马上大声的叫了出来,「哎哟… …哎哟……我的老公……太爽了……老公……你什麽时候变……好粗……好强!……」阴道也明显变得 紧了起来,紧紧箍住小弟弟的根部,可是越是这样,小弟弟就越硬越粗,(呵呵,男人都知道),阴道 内部一环一环的括约肌也像一条环蛇一样绕着小弟弟的龟头,啊,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我老婆的 里面就不像朋友老婆这麽紧,属於「外紧内松」型,而眼前的这个尤物真是个极品! 我不由的有点想射出的感觉,不妙,我心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射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先丢了, 女人会恨你一辈子!可是在里面插着,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急中生智,果断的将小弟弟猛的拨出,只听 「啵」的一声,好像拨出了一个香槟木塞一样,同时我感觉到有液体飞溅到我脸上、身上。 妈的,真是个淫娃荡妇……我一边心里骂着,一边看了看小弟弟,只见我的小兄弟被折磨得浑身发 红,湿漉漉的,但仍然挺直60度,龟头也饱满的闪着亮光。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我和我老婆做的时候, 从来没有勃起过这麽强。 正在她急的直哼哼的时候,我用双手把她的浑圆的屁股缝扒开,开始仔细察看她的私处,可能是由 於经常做爱的缘故,朋友老婆的阴部阴毛比较茂密,小阴唇也比较黑,我用手指轻拨开两片小阴唇,粉 红色的阴道口露了出来,由於刚才的激烈的抽插,阴道口粘着一些白色的沫,因为兴奋充血,整个阴部 像个大水蜜桃子,汁多饱满,还带着着淫秽的淫水。 我忍不住开始舔起她的阴道口和小阴蒂,这一下她受不了,……啊……不要……不要啊……,虽然 嘴上说着不要,但却是腰肢狂扭,双乳乱颤,每当我的舌尖扫过阴蒂的时候,她就会跟着双腿颤抖一下, 我越是用力,她就越抖的厉害,於是我也顾不得脸被淫水搞得水花花的,更是加快了速度,……啊…… 啊……不要了……老公……,朋友老婆的两条腿已经开始抽畜变软,显然已经趴不住了,看到她快顶不 住了,我一口噙住朋友老婆的小阴蒂,……啊……朋友老婆显然有点受不了这样过度的刺激,好像有点 喘不上气来。 我马上就开始吸气,使小阴蒂在我口中形成一个「悬空」的状态,大概停了5 、6 秒种,猛的松口, 「叭」一下,小阴蒂从我口中跳出来,变得像个小小水晶桃子,啊啊……朋友老婆终於顶不住了,两腿 彻底叉在床上,也顾不得小鲍鱼露在外面,喘着气。说到这里,我要插一句,我这个一朋友老婆的下体 的味道比我老婆的重,好像更像咸水,看来女人的味道真是个个都不同啊。 再说,朋友老婆已经软在床上喘氕,却一边用手来摸找小弟弟,我一个没注意,被抓个正着,啊… …我不由的发出叫声。 这时,朋友的老婆的手抓住小弟弟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麽,确实,我的小弟弟长得有 点不同,前端十分的上翘,像根香蕉,我老婆总是爱开玩取笑我的那东西长的不直,但是她虽然嘴上说, 心里却是十分的享受,(呵呵,是女人都知道为什麽,因为可以强烈的刺激到G 点啊),「是不是被朋 友老婆发现了,还是……」正在我迟疑的时候,老婆朋友将身子转过来,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下完了, 要被发现了,谁知,老婆朋友反过身後,将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抬起,并用手将小弟弟急不可待地塞向 她的阴道口,我一看,也想不了这麽多了,顺势一个老汉推车,小弟弟高昂挺进,又是吱一下,没有障 碍的进入,……嗯…… 朋友老婆一声闷哼,紧咬着嘴唇,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浪叫,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她一抓小弟弟时, 就已经发现现在和她做爱的人不是她老公啦,只是她正在高潮要来临的当口,又舍不得不做,乾脆就将 错就错。 不过变得有点放不开了,也不好意思再叫床,而是忍住不叫。 哈哈,这下我可放心啦,一把将她的双裸抓住,举过头顶,用力将小弟弟向阴道的深处顶去,由於 这个姿势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觉到已经顶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宫口,像一团软软的棉花一样,热粘粘的感 觉,每顶一次都要熨烫一下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酥从下体一直冲到大脑,这时,我也顾不了什麽「三浅 一深」了,每次都顶到尽根而入,……啪……叭……,由於朋友老婆停止了浪叫,反而使肉体的撞击声 音更加清晰,只能听到朋友老婆喉咙里一声声咕咕闷哼和我粗糙的喘息。 就在这时,我感觉朋友老婆的体内发生了变化,脸上泛起红晕,头也使劲扭向一边,两个性感的小 脚绷的紧紧的形成了弓型,趾尖使劲向里勾,双手好想要抓住什麽似的抓我腰和腿部,我知道她可能快 要「来了」,於时我用肘部支着身体,上身向前压在她的身上,一边用两手捏住她坚挺的乳头用力捏, 一边用我结实的腰臀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叭……叭……叭……叭。叭叭叭,这时好像一切时间都静止 了,她在我的重压下呼吸乱而急促,身体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 终於,我那排山倒海般的抽插走到了尽头,小弟弟忍无可忍,我大吼一声,身体使劲向前一顶,紧 紧贴着她的耻骨,啊。!!!一波波浓热滚烫的精液直喷射向她的最深处,而她的子宫口好像天生就要 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一般,开始抽畜起来,紧跟着像婴儿般不停地一波一波地吮吸着,贪婪的、满 足的、淫乱的气息充满着整个房间……很久以後,她慢慢松开了她的双手,而这时我的背上一定被她抓 出了指痕(我能感觉到有点痛),她大张着双腿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好像睡着一般静静地闭着眼,脸 上浮现着女人高潮後特有的满足与幸福,而她身下则是洇湿了一大片的床单…… ……过了十几分钟,我想,还是不要在这里过夜的好,免得明天早上天亮起来大家尴尬,於是我又 原路返回,不过自己的房间是不能回了,那头种猪一定还沉浸在变恋的淫戏中,TMD ,我想到这里,就 不禁骂了一句国骂。 於是我找了另一间小的客房休息了,由於消耗过大,我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9 点多钟,我匆匆的洗濑一下就到了餐厅,朋友老婆已经衣着整齐的在厨房做 早餐了,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我不禁有点心神荡漾,可能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吧,都没有敢和我的眼光 直接对视,而且小脸上分明还挂着一抹红晕,算了,我还是随便走走吧,免得搞得她手足无措的,「我 去喊你老公起床吧」,一边说,一边我向他们夫妇的房间走去,而那房间正是我昨晚疯狂的地方,朋友 仍然在床上睡得很死,可是我却发现床上的床单已经换过了,「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 我想,大概是我走後她换的吧,以免被别人发现那一片「狼籍」,呵呵,正在这时,我发现了朋友 使用的那部数码像机放在床头柜上,我灵机一动,熟练的打开存储盖,将里面的SD卡取了出来,呵呵, 我心中暗笑一声,将它小心的装在上衣口袋里,然後轻轻的将像机放回原处,过来了房间,回到自己的 房间里看翻了两页书,就听见朋友走到门外喊我的名字,我走出去和他若无其事的打了招呼,并且还装 糊涂的说:「奇怪!我怎麽会睡在隔壁房里?」後来我老婆也洗濑出来,好像有点神色慌张的样子,不 过我并没有故意问起昨晚的事,一起吃了早餐,说了一些道谢的话,就过来了朋友的家,真是一次难忘 记的经历。 而且从那次以後,我个人电脑的数码像册「家庭情趣」文件夹下,又多出了几十张我老婆的情色撩 人的照片……【完】

上一篇:妻子的情欲宣泄 下一篇:夜已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