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大学时期难忘的交换女友

大学时期难忘的交换女友

大学是在北部念的,因为我是南部人,所以大学四年几乎都住外面,台北的房租真是贵得离谱,不 过我运气倒不错,四年抽中两次学校宿舍,毕竟北上念书家里负担不小,能住学校宿舍是再好也不过了。 记得在大一的时候参加社团,认识了大学第一个女朋友——小琦,她是外文系的,跟我一样也是从 南部北上来念书的。第一次认识她是在社团的迎新会上,她穿着小洋装,梳着长马尾,身高165,苗 条的她有着34C的胸部,在会场上相当显眼,因为她实在长得很清秀,因此据说一入学就受到了许多 学长的「照顾」。 自我介绍时,得知她跟我一样是从南部来的,因此茶会时间,我就找了一些话题(蛮无聊的话题) 跟她攀谈,就这样认识了她。之後我们常常聊天,有时也会相约一起坐车回家,就这样,我幸运的击败 其他的追求者,在一下期末时跟她开始交往,当时我们班上同样在追他的同学都说我太好命了,如果不 珍惜,他们要横刀夺爱,哈哈…… 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在升二年级的暑假,当时因为又抽到学校宿舍,因此提前回到学校来搬新宿 舍,当时因为很少人回到学校,我们两就乾脆住在一起,於是发生了第一次(不是主题)。我发现她其 实是性慾很强的女孩子,跟她清纯的外表一点都不像,而且几乎是摸到她的阴唇,立刻就湿了,非常敏 感,尤其是叫床声更是令人受不了,因此我们几乎天天爱爱。 新宿舍是两人住一间,大二开学时我认识了新室友阿文,阿文是物理系的学弟,今年刚入学。一开 始我们还不太熟时,女友不敢跟我一起睡,很少来住,怕阿文不喜欢,常常都等阿文回家女友才来,通 常都要大战数回合(憋太久了)。 後来跟阿文渐渐熟了之後(因为女友都没来,就有很多机会跟阿文相处,打AOK……),发现其 实阿文很好相处,也蛮乖的。後来我问他说:「介不介意学姊偶而过来跟我睡?」阿文也说无所谓,於 是小琦就比较频繁来我宿舍住,但是碍於阿文的关系,我们都等到没人时才爱爱。 二下时,阿文交了女朋友,是中文系的学妹——小诗,小诗虽然没有小琦出色,但身高160,瘦 小的身材及可爱清纯的脸蛋,一样是很讨人喜欢,好在我们阿文也不差,居然也是从众多追求者中把小 诗追到手。 小诗的皮肤很白,30B的小胸部很可爱,而且喜欢打扮得自己像小公主一样,其实也蛮羡慕阿文 有这样的女友。因为我都会带小琦来住,阿文後来也有样学样的把小诗带来宿舍住,於是常常小小的宿 舍,居然挤了四个人,大家有时候晚上睡觉,都可以聊天说笑话到天亮,感情也很好(很难想像四个不 同系的人,居然成为死党)。 事实上小诗跟小琦住我们这里,常常让我们的眼睛吃冰淇淋,小琦是因为喜欢穿得比较性感,加上 身材比较好,阿文常常可以一饱眼福,有时候小琦穿睡裙睡觉,夏天热,踢被子,还能露出小裤裤让阿 文欣赏;或是有时候洗完澡,小琦在擦乳液时,阿文都会偷偷瞄小琦(假装很专心在玩电脑)。 至於我就没那麽幸运了,小诗是乖巧型的(也就是保守),不会有太多性感装扮或举动,唯一有的 也是她穿睡裙睡觉时,比较有机会看到一些不雅睡姿(露裤裤或内衣)。记得有一次我在下面书桌打完 电脑(宿舍很小,因此都是那种下面书桌、上面床舖的一体成型,旁边有小楼梯可以爬上去睡觉),阿 文已经先睡了,小诗也在玩电脑(那天小琦没来)。 没多久,小诗揉揉眼睛,跟我说她要睡了,我不自觉的说了声:「喔!」忽然想到:小诗穿睡裙耶! 於是趁小诗上楼梯时,我偷偷从下面看,居然看到小诗穿着白色学生内裤,屁股一摇一摇的上楼梯,她 大概也没注意到,顿时我兴奋起来,下面也硬了,真想把她拖下来干,不过那也只是想想啦!我想最多 也只能看到这样了。 但是有一天,难忘的事情发生了! 二下时,有一天小琦跟小诗都来我们这边住,那天晚上说起来有点热,大家好像都睡不太着,不过 也没办法,隔天还要上课,於是早早熄灯,各自抱着自己的女友睡觉。 我因为睡不着,开始伸手在小琦身上乱摸,小琦说:「不要乱摸啦!他们在耶!」我说:「没关系 啦!小声一点就好。」 摸着摸着,小琦的阴道口湿了,并开始发出一点细细的呻吟,因为有人在,小琦忍着不敢太大声。 我因为也很想要,所以就脱下裤子,也脱下小琦的内裤,在被子里面我翻身趴到小琦身上。 小琦小声说:「欸……不要啦!他们在耶!」虽然这样,她却把屁股慢慢往我的小弟弟顶。我小声 说:「他们都睡了啦!不要太大声就好。」於是我把龟头往前一顶,小琦:「嗯……轻点……喔……」 便插了进去。 不知道是太久没做了,还是有人在特别刺激,小琦居然不小心「啊……」叫得太大声了,把阿文跟 小诗吵了起来。 我停了下来,说:「对不起,吵醒你们了。」阿文说:「学长,你们在做那个喔?」小琦羞得马上 躲进被子里,小诗则瞪大眼睛在看,原来是我小鸡鸡露出来了。 我赶快盖上被子,说:「嗯,你们不介意吧?」阿文说:「其实我们也睡不着,可以在旁边看学长 你做吗?」阿文这家伙明明就是想看小琦的身体跟做爱的样子。 我说:「你们没做过喔?」小诗这时害羞地低下头,阿文说:「对啊!因为我们不太敢。」我问: 「不太敢?」阿文说:「是啊!因为小诗会怕痛。」 我想了一下,忽然心血来潮,脱口说:「你们是因为没经验吧?不然……叫小琦教你,我来带小诗。」 阿文看看小诗,便说:「好啊!可是学长,小诗是第一次,我们点到为止就好。」我问:「嗯,小 琦可以吗?」小琦说:「嗯,好啊!」事实上小琦已经很想要了。 小文过来我的床,然後小琦跟他说:「你慢慢吻我的身体,这样可以帮女生将心情放轻松。」阿文 边亲吻小琦,手则让小琦带着抚摸她湿润的阴唇,小琦:「嗯……对……这样摸……喔……」小文边吸 弄小琦的奶子,眼睛则朝我跟小诗这边看过来。 我让小诗躺下,先舔弄小诗的耳根,接着稍微亲吻她的小嘴,双手则在她的衣服上面游走。当我摸 到小诗的胸部时,她「嗯」的一声把我推开,我说:「不要害怕,女孩子的胸部很敏感,轻轻的被抚摸 是很舒服的。」小诗这时才放轻松让我继续。 慢慢的,我把小诗的睡衣脱下,只剩下一条可爱小内裤,小诗显得很害羞、很紧张,因此身体蛮僵 硬的,我说:「你放轻松,学长会慢慢带你。」此时我看到小琦已经在握弄阿文的阴茎,阿文则是把头 凑到小琦两腿间,看起来正在舔小琦的阴户。 小琦:「嗯……对,对……就是这样……阴道湿润,龟头……龟头比较容易进去……喔……第一次 也……也比较不会痛……啊……」 接着,我看到阿文握着阴茎,把龟头直挺挺的在小琦的阴唇上来回摩擦,小琦:「喔……慢慢的把 龟头放进来……嗯……」小文看看我这边,似乎是在向我请示:「可以吗?」我没说话,依然在亲吻着 小诗的身体跟奶子。 接着听到「啊……慢慢来……轻一点……嗯……」我望过去,只见小文的阴茎慢慢地消失在小琦的 阴道口,小文的表情好像有点痛,又好像很舒服。插到底时,小琦扶住小文的腰:「慢慢的……慢慢的 抽动……喔……」小文开始来回抽动,小琦的呻吟声变大了,我听在心里有点酸酸的,却又有点兴奋。 可能小文是第一次,没多久就听到:「学姊,我想射了。」小琦:「喔……嗯……」没听到小琦答 话,我回头一看,正看到阿文的屁股一夹,阴囊一抖一抖的把精液射进小琦的子宫里,然後整个人摊在 小琦身上。 小琦问:「你射了喔?」阿文有气无力的回了声「嗯」,然後摊躺在一边,小琦当然是不够啊,不 过也不能怪阿文,第一次嘛! 小琦坐起来,开始玩弄阿文的阴茎,我就知道他还想要,小琦边玩边看向我这,此时我已经把手申 进小诗的内裤里,搓弄着小诗的阴唇,嘴巴则吻上小诗的唇,其实我想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小诗则握紧 被子,两眼紧闭,一样是很紧张。 接着我脱下小诗的内裤,同时也拉小诗的小手来抚摸我的阴茎,小诗不愧是还没被开苞过,阴唇粉 红,嫩嫩的好可爱,我看得很兴奋,加上小诗的手正在摸我的龟头,然後刚刚又看到阿文干小琦,还射 在里面,我兴奋得差点在外面就射了,还好忍住,不过龟头应该有一点湿湿的。 我说:「你的阴道口已经很湿润了,这时候阴茎进去就比较不会痛了。」小诗依然闭着眼睛,没有 回什麽话。我心想,差不多可以干小诗了,但是小诗是处女,第一次应该给自己的男朋友。 我回头看看阿文,阿文似乎很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小琦则坐在阿文的身上呻吟着,看起来应该 又硬了,又干进去了。我心想:至少我漂亮的女友也让你爽了,况且你现在大概也不行了,学长帮你女 友开苞好了。 虽然是这样,心里还是不太敢,怕小诗不愿意或是阿文等一下不高兴,那事情就闹大了,於是我说 :「小诗,你已经准备好可以进去了,虽然如此,第一次还是会有点痛,但是之後就会很舒服了。」 小诗张开眼睛,看着我点点头,我说:「可是阿文好像……」小诗终於开口说:「学长,没关系, 你轻一点。」我心想,这是你自己说的,於是我把龟头顶向小诗的阴道口来回摩擦,湿润我的龟头。 接着我说:「小诗,来了喔!你忍一下……」接着我向前一顶(其实有点用力,因为心里有一点想 报复),小诗:「啊……学长……你轻点,我好痛……」 我看着小诗的眼角流下泪珠,接着慢慢抽出插到底的阴茎,看到龟头上的血丝,然後又深深的一顶, 小诗:「嗯……轻点……喔……」 我回头看一下阿文,挖勒,这家伙干完小琦,居然睡着了,小琦则躺在旁边看着我看小诗。我心里 突然觉得,好像是我设计了这一切,让小琦被学弟干,然後自己帮小诗开苞,还是在她男朋友面前。 再回头看看正在掉眼泪的小诗,觉得自己罪恶感好重,於是我心疼似的吻上小诗的唇,手轻轻摸着 她的额头,说:「忍一下,很快就好了。」接着我握紧小诗的奶子,连续抽动了起来。 抽送了几十下後,接着一股冲动涌上来,我说:「小诗,我要射进去了。」 小诗:「喔……学长不要……嗯……」我没来得及让小诗推开,背椎一嘛,就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小 诗的子宫。 隔天早上,大家若无其事的准备去上课,小诗临走前还回头看了我一眼,之後四人的相处又回到了 从前那样,彼此依然是不会在对方面前做爱。当然,很快地大二结束了,我跟阿文都没抽到宿舍,都搬 出去住了。 暑假结束时,我在学校社团新生宣传时又遇到了阿文,他说他暑假时已经跟小诗分手了,原因是因 为他们两个想尝试做爱,却因为彼此心里有疙瘩,还是没有成功。我问他会不会怪我跟小琦?他说:「 都是大家自愿的,以後大家还是朋友吧!」 话一说完,他就因为社团有人找他,去忙了。我心里则是有说不出的难过,自己是罪人吧?!之後 去中文系找小诗,才知道她转学了,之後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至於我跟小琦,我们一直交往到大学毕业,後来她出国念书,我们之间就很少联络了,听说她交了 新的男朋友,对她很好,我想这是对我的报应吧! 至於现在呢?我有一个小我三岁的女友,是小诗那一型的,我很疼她,至今交往三年,我们还没发 生过性关系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