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欲河第三卷上部]

[欲河第三卷上部]

字数:15990

             第十七章黑妞詹尼森

  秦风咯咯笑起来,愁眉舒展开来,青春的光彩重新恢复。

  「另外,吴默几天就要来非洲了,秦风断不可与吴默见面,我的意思你懂吗?」秋无离在电话里问道。

  秦风笑道:「您放心,老师,我自是执行你的计划,远走高飞!」

  赵天龙回忆起这些,心里倍感温暖,秋无离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如同高山。
  与此同时,他心里有涌起来一股悲哀和悲壮的情绪。吴默,这个老东家表面看上去无限风光,可心里却是无比的酸楚,然而他那伟岸的胸襟和气魄,还有那崇高的理想,又有谁人能及?!

  自己虽然是被他派到中意卧底的,却从未见他给自己下达过破坏中意运作的指令,而腾龙集团与中意集团却是生死对手,哦,不,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赵天龙想道,如果两家企业真正实现联手合作,这非洲的市场还不是被我中国零售商彻底拿下?!

  沉默了半响后,赵天龙拿出电话,给秦风拨过去。

  「师父。」电话里,秦风只喊了声赵天龙一声师父。

  赵天龙「嗯」地应了声,问道:「你在那边还好吧?」秦风道:「是不是吴默来了?」赵天龙说是,然后把看到的情况给秦风复述了一遍,但是赵天龙很聪明地没有提到龚玥.

  秦风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才道:「他有没有问起过我?」赵天龙听出秦风话里头含有某种酸楚的意味,心道:难道她和吴总有更深入的关系不成?怎么会是这种口吻?!

  赵天龙迟疑了会才道:「他身边有秦逸他们的人,所以没有提到你。另外,我也没有和他对上话,但是和武平石对上话了。」

  秦风「哦」了声,笑道:「这个秋无离老师真是,真是智慧超群啊。」
  赵天龙呵呵一笑:「秦总,武平石传达的意思是,他在等我去找他,在手机到达非洲后。所以,我现在处于等待状态。」

  「好,那我就放心大胆地在澳大利亚玩了,我等着师父的好消息。」秦风笑道。

  在店子里和秦风通完电话后,他对着面前这个俊俏的黑人姑娘亲切地笑了笑,「您好,赵总!」这个姑娘用生硬的普通话和他打着招呼。

  原来,为了便于和店员沟通,赵天龙让赵怡给她们教授中文,定期培训。而非洲分公司刚果(金)分部总经理詹尼森现在更是满口的中文话,这个姑娘很有悟性,不愧为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目前非洲分公司25个国家中,就她带领下的刚果(金)做的最好。

  赵怡虽然吃詹尼森的醋,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人家的能力,更有赵天龙对她的青睐,赵怡对他们的暧昧游戏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赵天龙回到办公室,正好詹尼森在。她笑道:「赵总,刚才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找不到。」

  赵天龙呵呵笑道:「你找我干嘛?」

  詹尼森娇声道:「赞比亚那边要从我这里调货过去,但是我这边的资源也不多了。因此,想请示您怎么办。」

  赵天龙猛地意识到,恐怕现在不只是赞比亚分部缺货,其他的分部也是一样。他没有回答她,而是拿起手机给张乘风拨打过去。

  张乘风正在电脑前看着赵天龙传回去的销售数据,突然被赵天龙的电话打断。
  「张总,我给公司发回去的货源需求,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发过来?」赵天龙问道。

  张乘风回答:「你自己动脑子想想,不就知道了吗?!秦逸他们用一亿元资金从供应商那里采购了大量手机,总部现在也缺货啊。」

  赵天龙被张乘风的一句话提醒,是啊,秦逸他们这一狠招导致国内手机生产供不应求了,这是十几年来还不曾有过的现象。这同时也说明,秋无离在开始操作了。

  想到此,赵天龙也不再和张乘风废话,结束完通话后又迅速拨通秋无离的手机。秋无离听完他的诉求后,说道:「这样吧,我先从腾龙发一批手机给你,还是按照以前的采购价给到你们,先解决你们的急需吧。」

  赵天龙「嗯嗯」地应着,心里不由得对秋无离再次赞叹起来。

  打完了电话,赵天龙笑着对詹尼森道:「好了,再等几天。」詹尼森点点头,然后直直地看着他,眼中射出欲望的火花。

  赵天龙记起来,已经有好久没有和她做了,这个小女子心里想着呢。但是现在不是贪欢的时候,须提前安排好即将到来的低价风暴。

  于是,赵天龙笑道:「詹尼,有个事情要和你商量下。」

  詹尼媚笑着:「请赵总讲。」

  赵天龙把即将到来的低价风暴的事情给她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等这批低价手机来到非洲后,请你先代替我出面找这家公司谈判,随后我再出面。」
  詹尼森有点听不明白,赵天龙又道:「这是中国一家公司企图攻占我们公司在非洲的市场,所以局势很严峻。你现在可能不明白,过段时间你就会明白的。」
  詹尼森想了半天才道:「我真搞不懂,你们都是中国的公司,为何要搞这种自相残杀的事情,简直太可怕了!」

  赵天龙心道:那要是能搞懂中国,那就真是了不起了。詹尼森此刻脑子里全是欲望,她对这个中国上司很满意,特别是那种狼性的进攻,让她很爽很享受。
  「米斯特赵,Iwantyoutohavesexwithme!」詹尼森含情脉脉地盯着他说道。

  赵天龙听不懂这些鸟语,半响没有回应她。

  「我要你和我做爱,赵天龙!」詹尼森忽地大声道。

  赵天龙明白了,这个黑妞,又想和自己来一场激烈地厮杀了。不禁微笑起来。
  赵天龙看着詹尼森前凸后翘的身段,眼中的欲火慢慢升起。这个黑人姑娘在性上的要求很直接,但是平等意识很强烈。他记起秦风曾经说过,只要她喜欢上了谁,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所以,赵天龙没有那种征服感,反而感觉自己成了她的猎物。

  「詹尼,别这么大声好不好?现在是上班时间,影响不好。」赵天龙笑着道。
  詹尼哈哈一笑道:「赵总,等哪天我不喜欢你了,就不会这么大声了。」说完,得意地朝那些和自己一样,在外面坐着办公的黑皮肤同胞们看一眼。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赵总是否愿意听听?」詹尼森盯着赵天龙看。

  赵天龙道:「请讲。」

  詹尼森神情一下严肃起来:「如果这批手机真要以出血的价格来冲击我们非洲的市场,那么,我们可以去申诉这家公司。然后,让政府部门将这批手机清除出去!」

  赵天龙听完,不禁眼睛一亮!是啊,这种恶意竞争是扰乱市场的,尽管会给本国市民带来好处,但是同样会对非洲本土手机运营商造成巨大打击。想到这里,赵天龙眼中露出了笑意,竖起大拇指说:「good,verygood!」
  詹尼森见他的心情好起来,露出娇媚的神态,故意压低身子将一对丰腴的肉坨坨给赵天龙看。赵天龙扫了一眼,笑道:「詹尼森,我现在的心情好极了。但是,我要给总公司老板汇报,看看你的意见是否可行。所以,晚上我再找你。」
  詹尼森兴高采烈地看着赵天龙,然后扭动着肥硕的臀部走出去,回到她自己的办公室。赵天龙拿出手机,拨打秋无离的电话,接通后复述了一遍詹尼森的意见。

  秋无离沉默着,觉得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因为低价销售而引发当地手机运营商的抵制,难免会出来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发生抢购骚乱,严重影响到当地社会治安等问题。所以,你必须尽快想办法和吴默接触,通过他将这种潜在的巨大风险告诉秦逸他们,从而让他们停止行动!」秋无离说道。

  赵天龙见秋无离如此说,回答道:「那,你们那边要拖延一下发货到非洲的时间。目前,刚果(金)的社会治安本来就不好,发生过多次公然抢劫的事件。我会尽快与吴总或者武平石取得联系。」

  秋无离在电话里「嗯嗯」地应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与秋无离通完话后,赵天龙一下子着急起来,现在他急切要见到吴默,或者武平石,把这个分析告诉吴默,以便马上采取措施。

  他从手机上翻出武平石的手机号,然后拨通。武平石此时还和吴默、龚玥在大街上溜达着,听到电话声响,武平石拿出一看,是赵天龙。

  事实上,吴默躲避龚玥不与赵天龙见面,是多此一举。因为早在第一次来刚果的时候,吴默已经告诉过龚玥关于让赵天龙卧底的事情。他是忘记了,怕龚玥心里起疑而不敢与赵天龙见面。

  刚果(金)的大街与国内的大街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行人的肤色,还有一些奇形怪异的服装。

  吴默笑道:「龚玥,我忽地记起来一个人。」

  龚玥扭转头,笑道:「我好像听你曾经说过,在中意公司有个卧底,对吧?」吴默心里一惊,说道:「是啊,好久没有启动这个环节了,都快忘记了。」
  龚玥呵呵一笑,问道:「这个人现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刚果(金)?」
  吴默点点头,说道:「你妈妈不是要追踪秦风吗?我倒是觉得可以让我的卧底暗中调查一下。」

  龚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盯着吴默,问道:「吴默,你就别对我撒谎了。其实,秦风的行踪你早已知道的,对吧?」

  吴默愣住了,久久地与她对视着,嘴里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刚才一直在回想着我们在洛杉矶时的所有细节,你很聪明,在我妈妈那儿掩盖的毫无痕迹。但是,我可不是我妈妈,两次让你去和谷继往单独接触,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止么?」龚玥脸上微笑着,眼神中却是很犀利的目光。

  吴默愣愣地看着龚玥,忽地想起来,的确,自己和武平石去见谷继往时,龚玥没有阻拦,也没有去提醒秦逸。那么,龚玥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吴默想不明白了。

  龚玥呵呵笑着道:「因为我不能让我爸爸和妈妈对你再次产生怀疑,如果我加以阻止,事情可能会朝相反的方向发展。」龚玥说完了,依旧盯着他。

  吴默从龚玥的话里听出,她是在有意保护自己,难道仅仅就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吗?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吴默脑子里急速地转动着。

  「让你去和谷继往单独接触,是我妈妈犯下的一个要命的错误。」龚玥笑道,「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是我爸爸的情妇。她手中一定握有我爸爸无法对抗的东西,而并不是那所谓的汇丰银行的钥匙。我没有阻止你的原因,就是想看看她手里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吴默心里惊奇于龚玥脑子里如此精密的分析,而她此时爆出来这个信息,目的何在?

  「龚玥,你不做侦探真是可惜了。」吴默笑道,「那你看到了么?」

  龚玥微微一笑:「薄东进不是被双规了吗?而她自己不是回去接受组织调查了吗?恐怕,我爸爸现在是心惊胆颤了!事实上,谷继往这个女人一直是我爸爸的威胁,而这个威胁来自于谷继往身后的关系,这些关系是可以致我爸爸死命的。很可惜的是,我妈妈没有看清楚这些彼此制衡的关键点。」

  吴默盯着她,这个龚玥实在是,实在是太聪明了,秋无离和她比起来,恐怕也得要略输一些了。

  「你绕了这么大个弯,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呢?」吴默说道。

  龚玥咯咯一笑:「想对你说,我爱你,吴默。我要和你结婚,我发觉我身上的母性出来了,它在困扰着我。另外,就是我的计划,你必须要配合我完成。」
  吴默笑道:「你不是想通过婚姻来绑住我,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么?其实,你和你妈妈一样,并不相信我。」

  「是的,我不想撒谎。」龚玥笑道,「我刚才说了的,我不想你继续处于我爸妈的怀疑之下,因为让他们怀疑你,对我没有什么好处!」

  吴默没想到,自己提出来有个卧底在中意,龚玥竟然把心里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而且令他根本无法反驳。有这样的女人在身边,岂不是处处都充满了危险?稍不留心就会踩上地雷!

  「你刚才说是你爱我,这个话我听着怎么感觉很虚伪?」吴默盯着她问道。
  龚玥一愣,脸上闪现出怒气来。好一会才说道:「吴默,我是不是爱你,我自己的心明白的很,不然我还怀着这个孩子干什么?你觉得一个女人甘心情愿为你生孩子,是很虚伪的事情么?」

  吴默哑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要那500亿,也要这个孩子,你吴默的血脉。」龚玥忽地冷声道,「不然,我就会阻止我妈妈让你单独去见谷继往。就这些!现在,你可以大胆地去见这个卧底,赵天龙!」

  吴默惊讶地盯着她,许久后才轻声说道:「对不起,龚玥. 我给你道歉!」
  龚玥愣愣地盯着他,眼睛里慢慢浮现出泪水来,然后悄然滑落。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骗我了,在我爸妈那里,我只会说你是可信任的。」龚玥冷冷地道,「请你记住,吴默!」

  吴默恍惚间感觉自己被龚玥的一番言辞给震蒙了,久久做声不得。

  武平石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暗暗感到这个女人的确是了不得,很多事情让她一语道破,而一向能言善辩的吴默居然屡次无以言对。

  此期间,他已经接到了赵天龙来的电话,但是,却无法插嘴,只能在一边默默地听着观察着。

  现在,两人终于安静了下来,武平石必须要给吴默转达赵天龙的意思了。于是,武平石走到他俩的面前说道:「刚才,赵天龙已经打来电话了,有个事情很急切需要你处理。」

  龚玥擦干了泪水,对吴默道:「你看你多辛苦?早点说出来,何必在街上这样转着圈呢?」

  吴默没有理会她,问道:「武哥,你快说。」

  武平石将赵天龙的意思很清晰地做了转达,吴默看着龚玥道:「龚玥,你听清楚了吗?如果你妈妈真这样干,后果非常严重,恐怕我们会被赶出非洲,这以后的计划就要全部泡汤了!」

  龚玥眼里的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一把拉住吴默的手臂道:「走,马上回酒店,我给妈妈打电话,停止这种愚蠢之极的行为!」

  吴默和武平石对视了下,吴默道:「武哥,给赵天龙打电话,就说我已经收到信息了,让他别着急!」说着,手臂附在龚玥的背后,一起朝酒店里走去。
  武平石默默地点着头,立即掏出手机来给赵天龙拨打出去。

  此时,刚果(金)的阳光开始慢慢西斜,有许多黑人在吴默和龚玥的身上看着,当然还有在打电话的武平石,他们的东方面孔给这条街道增添了些许风景。
  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后,龚玥额头上冒出来细密的汗珠。吴默关切地问道:「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第十八章峰回路转

  龚玥抚着肚子,在床边坐下后才道:「吴默,我感到他在肚子里动了下,踢我呢。」吴默惊讶地盯着他,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龚玥轻声道,「把我的手机拿给我,赶紧给我妈妈打电话。都怪你,扰乱了我的正常思维,不然这么个简单的问题怎么就想不到?!」
龚玥说着,嗔怪了他一眼。

  吴默讪讪地笑了笑,转身给她拿过电话来。

  拨通后,龚玥说道:「妈妈,用1亿元资金来打垮中意公司的销售网络,表面上看的确是个好主意,但是潜在的危机太大了。」

  秦逸此时正在办公室里看一份文件,陡然听到女儿这么说,心里一惊,忙问道:「哪里来的危机?」

  「第一,会激发非洲当地手机零售商的强烈反抗,非洲地区可不像美国,弄不好会引发打砸抢事件,你把人家逼得没有活路了,人家不反抗吗?第二,我们在这里没有人保护,生命安全得不到保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当地政府很有可能把我们赶出去,对我们以后的资金转移将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龚玥一气把话说完,然后看着吴默。

  秦逸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才道:「女儿说的对啊,这些问题如果真的被我们这次激发了,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怕是还会酿成外交风波。他在你身边吗,让他接电话。」

  龚玥其实开的是免提,秦逸说的话吴默都听见了。

  吴默说道:「请秦副省长指示。」

  秦逸在电话里愣了下,说道:「停止吧,马上停止。我马上要开会了,不多说了,就这样啊!」说完,电话里传来嘀嘀地声响。

  秦逸把电话挂了。

  吴默看着龚玥,笑道:「你妈妈只知道耍手段,根本就不懂生意啊。幸亏赵天龙提醒,不然就麻烦了。后期要想转出那500亿元出来,恐怕是难上加难。」
  龚玥咯咯一笑:「吴默,想不想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吴默问道:「什么地方?」

  「我们的非洲华美国际贸易集团,请注意,我们的!」龚玥加重语气说道。
  吴默愣住了,「我们的?!」他轻声问道。

  「对,就是我们的!」龚玥笑道,「我们的华美国集团贸易集团,由龚玥和吴默两人共同组建,总部就在刚果(金)!」

  吴默忽地记起来,龚玥曾经说过她的计划,没想到,她已经在暗暗实施中了。
  吴默没有再说话,他脑子里在想着,可怕的女人,已经在悄悄做好接收那500亿元资金的准备了!

  「怎么啦,你好像不太高兴?」龚玥盯着他问道。

  吴默很快反应过来,笑道:「我的手机工业园还没有开始投产呢,是不是有点早啊?」

  龚玥道:「你知道么,我要先期把在洛杉矶的资金一点一点地抽调到这里来,那里只有账本没有资金的。」

  吴默忽地明白过来,笑道:「你是不是已经料到你爸妈会出事,提前做准备?」
  龚玥呵呵笑道:「嗯,就是这个意思。一旦他们出事,我在美国的华美集团账户就会被冻结,到时,就啥办法都没有了。」

  吴默看着她,而龚玥却媚笑着,心想,她似乎已经完全信任我了,等着我将那500亿元资金转移出来。

  「吴默,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了啊,我这是可为我们的后路做准备的。还有,就是为他,你的孩子!」龚玥笑着说道。

  吴默的心情一下子无比烦躁和不安,他妈的,老子是不是就这样被她套住了,无法动弹了?

  秦逸企图用婚姻绑住自己是为了转移贪污资金,却是被龚玥拦截,现在,龚玥用肚子里的孩子绑住自己,却是想吞并这笔资金,而自己呢,则是为了堵住这笔资金,这种彼此牵扯的关系,用的都是智慧,都是谋略。

  吴默想着,现在也包括刚才在街道上龚玥所说的话,表明她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她的老公,或者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合谋者,但是,真的是这样的么?
  他突然想起了谷继往,以及他们之间那些高深莫测的对话,但是,他还是理不出头绪来,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与龚玥对话,而等待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亲爱的,在想什么呢?」龚玥扬起艳丽的脸,盯着吴默问道。

  吴默张嘴想说什么,但就在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

  吴默走过去把房门打开,武平石站在门口看着他,吴默让开后转身走回到室内。

  「吴总,公司采购部张总打来电话询问,已经采购了200万台手机,预付定金8000万元。准备分三批次发往非洲,他在等你的指示!」武平石面无表情地说。

  吴默看着龚玥,然后回应道:「你稍等会,我和龚玥商量下。」说完了,对龚玥道:「龚玥,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办?」

  龚玥愣住了,吴默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是不是就说明他此刻已经找不到解决办法了呢?或者是故意的?

  龚玥沉默着。因为这是1亿元的采购成本啊,妈妈的本意是想用这笔资金打垮秦风在非洲的销售网络,但现在却是无法运往非洲销售。这就意味着,这300万台手机将会积压在仓库里,一亿元随即不见踪影。

  「吴默,这批手机的单台成本是多少?」龚玥问道。

  吴默道:「你自己可以算算啊,加上运费和人工应该500多块人民币吧。」
  龚玥想了想,忽地露出微笑来道:「那么折合成美金呢?70多美金吧,对不对?」吴默看着她,点点头。

  「那么,手机的性能呢?」龚玥又问道。

  吴默看一眼武平石,武平石说:「都是3G手机,根据非洲电信网络特点定制的。第一批是20万台,第二批是50万台,第三批是100万台。总共200万台。」

  「目前,在非洲的消费水平平均在30- 60美元之间,这个成本有点高啊。」
说到这里,龚玥盯着吴默,又道:「如果按照我妈妈的意思,是要低于这个成本价出售的,甚至还要更低才能达到预期效果,你说对吗,吴总?」

  吴默点点头,心里却在想,这一定是秋无离在国内故意拉高价格,让利给国产手机商,不然这个成本不会这么高。

  龚玥忽然冷冷地说道:「吴默,我跟你在一起从未分开过的,没有看到过你下过这样的成本采购指令,而且这样的采购成本你根本就没有和我商议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默刚要开口说话,龚玥又冷笑道:「你不用再以保护我们后续在非洲市场的运作为理由来搪塞我,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吴默惊讶地盯着她,武平石在一边暗自惊叹,这个女人的智商真他妈非一般人可比,似乎随时都能从吴默这里找到漏洞。

  「好吧,那我告诉你实情。」吴默微笑起来,「我为什么要在中意集团派出卧底?特别是在秦逸风死后?!我实话告诉你,赵天龙在非洲的所有运作都是我在背后指挥的,因为这个由秦风一手创建起来的销售网络是我想要的结果,说到底,我就是要在最后吃掉她,将中意集团在非洲25个国家的销售平台全部归我腾龙集团所有。」

  龚玥盯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那么,我又怎能为达到你妈妈的个人目的来毁掉它?所以,这个采购成本必定要高,以此降低采购量。如果我先期和你商量,你会同意么?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让武平石下达的指令,这就是我给你的解释。」吴默微笑道。
  龚玥看一眼武平石,忽地又笑起来。

  武平石闷声道:「你笑什么?一会阴一会阳的,真受不了你。」

  听到他这句话,龚玥却是大声笑起来。笑完了才道:「吴默,我真是佩服你,你这个保镖也不简单,而且还对你忠心耿耿!我喜欢你,武哥!」

  武平石听到她如此赞扬自己,不禁愕然!

  吴默呵呵笑着,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龚玥是无话可说才故意转移话题的,同时也为自己将武平石一起带来,的确是高明之举。

  「龚玥,预付的定金已经给到了国内的手机生产商,恐怕他们正在日夜加班地生产了,你说怎么处理?」吴默问道。

  龚玥笑了笑:「请你的幕后高手出谋划策吧,哼哼,我不管!」

  龚玥此话一出,吴默顿时大惊!她这么说,不就是在告诉吴默,她已经知道自己还有个秋无离在背后么?他妈的,她是怎么知道的?

  「谁说我幕后有什么高手啊?你的怀疑心太重了,龚玥!」吴默冷声道。现在,他终于明白,龚玥真的不是好对付的,也许自己身后的许多事情她心里早已知道。如果她真的知道,那么,秦逸是不是也就知道了?!

  如果,秦逸知道了,那自己搞了这么久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了?想到此,吴默的后背上不禁沁出冷汗来。

  龚玥呵呵一笑,抚摸了下腹部,说道:「儿子又在我肚子里动了,你想不想摸一下,和他说说话,告诉他,你是爱他妈妈的?」

  吴默惊叹这个女人的智商,随时可以转移话题,随时可以调节气氛,而且还让你无话可说。

  吴默走过来,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她的腹部,果然听到里面传出来微弱的动静。龚玥却是将手放在吴默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轻声说道:「吴默,你在国内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包括你的婚姻,包括你公司的创始者,以及你惠农宝诞生的原因。但是,我没有揭穿你,也没有和我妈妈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待吴默回答,龚玥又道:「你和我,我们之间一直在斗智,彼此猜忌但又彼此依赖,实话告诉你,在没有你出现之前,我的生活状况很混乱,而且给你的印象是,龚玥是一个淫荡变态的女人。但是,我在为你改变,我收敛了自己过去的无所顾忌,甚至,甚至还有放荡不羁。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因为,我爱你,真的爱你!」

  吴默听着她如此深情地表白,心里涌上来感动的情愫,而武平石却是默默地退出了房间,作为一个男人,他也觉得龚玥是在真的爱着吴默,所以,在这样的对话中,他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吴默,我不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甚至是在利用我,我现在不想也不愿意去考虑这些。我现在一心想的是,顺利生下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我生命里无意中开出的花朵,是我爱情的源泉,也是我想留住你的可怜的一点理由!」龚玥说着,眼里的泪水滑落下来,滴落在吴默的头上。

  吴默站起身来,把龚玥紧紧抱在怀里,他觉得这是一份宝贵的爱情,怀里的女人如此真心地爱自己,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怀着孩子,那么,自己到底该以何种面目对她?

  吴默的心一下子乱了,但是,他哪里想到,这是龚玥设置的温柔陷阱,等着自己跳进去。

  「龚玥,等把你爸妈的资金转移出来,等我们的世界阳光了,不再有那么多的互相猜忌了,我会好好对你,当我太太一样对你。」吴默有些动情了,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起来。

  龚玥将脸朝吴默的怀里钻去,轻声道:「亲爱的,我相信你。」吴默默默地点着头,再也无话。

  随后,他忽地想起刚才龚玥说过的话,她知道自己很多事情,那么,包不包括堵住秦逸他们转移自己的真实目的?

  然而,又转念一想,如果她知道了,那么,为了实施她自己吞并这笔资金的计划,又岂能善罢甘休?!

  所以,吴默判定,龚玥是不知道自己真实的目的,不然她怕是早就让秦逸他们采取措施了。

  在东莞总部时,秋无离曾经就说过,秦逸他们不会一次性将这么多的资金投入进来,必定要分批次的投入,这就给堵住资金外流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而那分批次的资金最后会一笔一笔地进入到华美的账户上,控制住华美的账户才是关键。
  也就是说,控制住龚玥才是关键。

  想到此,吴默笑道:「宝贝,咱们结婚吧。你自己选个日子,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婚前进行两家公司的财产公证,咱们个人的无所谓,我公司还有几千名员工。」

  龚玥仰起头,猛地把他扑倒在床上,娇媚的眼神中露出那种火一般的情意,她盯着吴默道:「这些都没问题,另外,咱们结婚不是我逼你的,也不是我爸妈逼你的,是你自愿的,对吗?」

  吴默微笑着点点头。

  龚玥久久地盯着吴默,双手在他的衬衣上抚摸着,然后猛地撕开,那些扣子被崩掉,洒落在床单上。

  「我要你,亲爱的。我现在就要!」龚玥说着,扑在头去,伸出舌尖在吴默的胸脯上滑动着,「我要用最完美的性爱方式伺候你,老公!」

  吴默讶然,承受着龚玥如此热烈的亲吻,心中的激情也开始朝上翻滚,「不能做爱的,龚玥. 」他轻声说道。

  「为什么?」龚玥抬起头来问道。

  吴默捧住她娇艳的脸,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后说道:「孩子啊,不能动了胎气。我想要这个孩子!」

  龚玥脸上浮现出花朵般的笑容,娇声道:「你现在才想到这个吗?」吴默讪讪地一笑,说道:「你知道我的东西长,会伤着肚子里的孩子。忍住吧,宝贝!」
  龚玥点点头,喘息着道:「那你想不想射出来?如果想,我就用嘴给你吸出来,反正你舒服了我就舒服的。」

  吴默久久地注视着她,然后摇着头道:「龚玥,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不想看着你那么累,我会心痛!」

  龚玥被他这句话深深地感动了,眼里慢慢浮现出来泪水,她哽咽道:「吴默,我知道了,你是爱我的,我心里很感激你。我,我从未有受过一个男人对我如此的关怀和爱,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的!」

  吴默坐起来,再次把她抱在怀里,而此时已无言。

  武平石的房间里,他正在接听秋无离的电话。

  「吴默在干什么?」秋无离问道。

  武平石下意识地朝隔壁看了一眼,回答道:「和那个龚玥正在柔情蜜意呢。秋总,我担心吴总会不会掉进这个女人的温柔乡里。」

  秋无离哈哈一笑,道:「你别关注这个事情。既然秦逸已经下达了停止指令,但是这一批手机还是要偷偷地运往非洲,不能压着我们自己的库存,同时也给国产手机商一条活路。所以,你告诉他,赶快与赵天龙对接,具体怎么操作,他心里有数。」

  武平石「嗯嗯」地点着头:「刚才您说让我不要关注他和龚玥的事情,但是有个消息我要提前告诉您,这个龚玥肚子里怀着吴默的孩子。这个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秋无离愣了下,再次发出哈哈大笑来,说道:「这是天意啊,这小,吴总的命好啊,上天也在帮他。行,就这样了,还是刚才那句话,不要去关注他们,你做好保护工作就行了。一切都在把握中。」 第十九章相思苦

  结束完通话,武平石理解不透秋无离的话,都他妈有孩子了,这个事情不是复杂了吗?张氏姐妹俩能愿意?还有那个秦风,岂能就此罢手?

  武平石感到,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在对吴默张开。可是,他哪里又能想到,这是吴默和秋无离制定计划中最为关键的一部份,武平石自是看不懂的。

  然后,他起身走到吴默的房门前再次敲门。

  吴默将龚玥放在床上做好,可是被她撕开的衬衣却是无法扣上,他知道是武平石在敲门,因此敞开着胸怀走过去拉开门。

  武平石诧异地看了他敞胸露怀的样子,说道:「赵天龙打电话来,想和你见面。」吴默看着武平石的眼睛,武平石睃着眼睛,然后笑了笑。

  吴默明白了,这一定是秋无离给他打电话了,便笑道:「那好,你问他具体时间和地点,一会就去。」

  武平石理解了吴默的意思,直接走进房间里,然后当着龚玥的面给赵天龙打电话。

  龚玥微笑着,看着吴默,听着武平石和赵天龙的对话。

  武平石拨通后,传来赵天龙的声音:「武哥,你好。」武平石道:「你不是要见吴总吗,你定个时间和地点吧。」

  赵天龙笑道:「现在是下午三点,半个小时后我开车去接你们,晚上我请你们吃饭。」武平石装模作样地看一眼吴默,那意思是等他同意。

  吴默转头看一眼龚玥,龚玥微微一笑。吴默回头对武平石点点头,武平石道:「好,我们在酒店里等你。」

  放下手机后,吴默对龚玥道:「待会就让你看看我在中意安插的卧底吧,他可是非洲分公司的总经理。」

  龚玥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如此一来,你刚才给我的解释就合情合理了,对吗?」

  武平石对龚玥这种刁钻的语气心里很是不舒服,便说道:「龚总,这可是我们公司的核心机密啊。」

  龚玥没有理他,笑盈盈地盯着吴默看。

  与武平石通话完毕,赵天龙嘴角浮起微笑来。他知道是自己传递过去的信息起作用了,呵呵,这个詹尼森脑子很好啊,轻描淡写地一个主意就化解了这场危机,这以后要得好好注意一下她了。

  想到此,赵天龙拿起手机拨通了秦风。

  秦风笑道:「师父。」

  「我一会要去见吴默,你有什么交代我的没有?」赵天龙笑道。

  秦风在电话里迟疑了好一会,才道:「你告诉他,尽快想个办法让我回来,老这么躲躲藏藏的我烦死了!」

  赵天龙道:「好的,我一会和他谈。另外,就是这次危机停止了,你知道是谁的功劳么?」

  秦风愣了下,才问道:「是秋老师还是吴默?」

  赵天龙笑道:「都不是,是詹尼。」然后,就详细说了下詹尼森给自己出主意的经过。秦风在电话中咯咯笑起来,说道:「我这个非洲同学很厉害啊,以后怕是要当主力来调配了。」

  赵天龙呵呵笑着:「我在想,要不要带她去和吴默见面。不知你的意见如何?」
  「不行,绝对不行!」秦风用斩钉截铁般的语气道,「我这个同学是个自由主义者,她要是看上谁就一定要想方设法得到,不能再生出事端来了。」

  赵天龙心里明白,这是秦风在防微杜渐,但詹尼森已经是自己的后宫了,怎么也不会和他扯上关系啊。

  秦风在与赵天龙通话完毕后,对吴默的思念更加浓烈起来。吴默,你到我的地盘了,可是不敢相见,他妈的,气死我了。可是,吴默,你知道我是多么地想你吗?我天天想夜夜想,我快要崩溃了!

  秦风在澳大利亚的首都城市的酒店里,自言自语地说着,此刻,她很想给吴默打电话倾诉相思之苦,但是又不敢,秋无离提醒过她,近期内不要和吴默取得联系。

  妈的,痛苦死我了!秦风骂道。

  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的城市风景从108楼朝外看去,就像在飞机上俯览一样,白云划过蓝天,流淌着静谧和安详。秦风拿着一杯红酒,轻轻靠在落地窗户边,看着这异国他乡的天空和城市,虽然很美,但是她的脑子里却在朝远方飘去,朝吴默飘去,朝谷继往飘去。

  她恨死了秦逸,这个一直被自己称为「阿姨」的贪婪女人。仅仅就因为一把钥匙的事情,她把自己逼得有家不能归,四处躲藏。其实,她知道那把钥匙是假的,在她到达洛杉矶和未来的婆婆谷继往交流后,谷继往告诉她,真正的钥匙其实是一串密码。

  秦风当场就蒙了。

  谷继往笑着道:「你父亲和我是同学关系,你可不要小看了你父亲,在学校期间的学习成绩可是佼佼者,非常勤奋和刻苦。说实话,你父亲当年追求过我,但是同时追我的还有另一个人,薄东进。」说完了,又迟疑了下才道,「年轻时心高气傲,我没有看上你父亲,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父亲是将军,你父亲只是一个乡里考上来的穷小子,也出于政治原因,我最后选择了和薄东进结婚。但是,没有想到啊,你父亲居然能创下这么大的集团公司,不简单啦。」
  谷继往叹息一声,又道:「可惜了,你父亲有很严重的自卑心理,也导致了他刚愎自用的性格缺点。另外,就是做了一件非常严重的错误的事情,和秦逸他们搅到了一起,帮他们洗钱达50亿元。当然,这是后来我才得知的。」

  秦风静静地听着谷继往叙述着往事,感觉很温馨,但同时也很失落。

  「那这个房子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秦风仰着脸问道。

  谷继往道:「你和呱呱谈恋爱后,我和你父亲联系上了,这是相隔了20年后的第一次联系。因为你也姓秦,记不记得呱呱第一次带你见我的时候,我问过你么?你告诉我你的父亲名叫秦逸风,还记得么?」

  秦风点点头。

  「当时,咱们家可不是住这样的房子,对吧?租的人家的,一个月300美金。」谷继往又道,「我暗暗地找到了你父亲,说你女儿男朋友的妈妈是我,当时你父亲可是高兴万分,觉得似乎是天上注定有缘一样的,没过多久他就飞来了洛杉矶和我见面了。」谷继往笑道。

  秦风记得,这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可那夜她怎么看到父亲和谷继往住到了一起呢,既然是同学关系,而不是什么情人关系。

  谷继往笑笑:「你父亲见我租人家房子住,心里不乐意,非要买下现在这栋别墅。说是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住在这样的贫民区。我三年前就已经和薄东进离婚了,是在洛杉矶办的离婚手续,因为他当时已经身居高位,怕对仕途的影响不好,这件事情就没有公开。有一天夜里,我和你父亲深谈了一次,他告诉了我自己给秦逸他们洗钱的事情。当时,我就骂他,怎么这么愚蠢,放着好好的公司不经营。」说到这里,谷继往停下了,秦风发现她眼里含着泪水。
  「是的,尽管我拒绝了你父亲对我的爱情,但是随着年龄慢慢大了,再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初对他的态度有些过份了。」谷继往又顿了顿,才道:「你父亲第二次来的时候,密码告诉我了,说是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希望我能帮得了你。然后,弄了一把假钥匙带回去了。唉,没想到真有这么一天了。」

  秦风听到这里,眼中不禁落下泪珠子来。

  谷继往再次叹息一声,说道:「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后来,一起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也就是现任的国家副主席秘密地找到了我,和我说了许多内幕的东西。于是,我就和他说起了你父亲的事情,这时你父亲已经被秦逸他们制造车祸谋杀了。」她擦了下眼睛,又接着道:「副主席告诉我目前政治局势很复杂,希望我能帮到他。可是,我又怎能帮到他呢?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发展,我就想了些法子。具体内容就不和你说了。」
  「你这次回去后,就把那把钥匙给秦逸,她肯定会来洛杉矶取。我会借此机会敲诈他们50亿,这还只是我的计划中的第一步。总之,我不仅要给你父亲报仇,还要帮国家把这些蛀虫揪出来!」谷继往说到最后时,秦风听出她的语气中带着恨意。

  回想完这些,秦风突然很想给谷继往打个电话,因为在谷继往回国之前联系过一次,后来她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现在,她还想再试一次。

  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打通了,而让秦风更加想不到的是,谷继往此时正在国内的某个地方被「看押」着。

  秦风笑道:「阿姨,您好。」

  电话里传来谷继往的声音:「好啊。我正在接受组织上的调查,等事情有结果了我再联系你。」说完,电话被挂断。

  秦风一下子傻了,谷继往正在国内接受组织上的调查?查什么呢?她想不通,更想不明白,而且是越想越着急。随后,她直接就把电话打到了秋无离的手机上。
  此时的秋无离,正在秋氏玄学堂照顾肚子已经挺起来很高的绿婀。

  秋无离接通,秦风道:「老师,谷继往正在接受调查。」秋无离沉默了会,才道:「我可能看错了谷继往,武平石把他们在洛杉矶的事情都给我讲了一遍。这几天我也在特别留意薄东进被双规的新闻,新闻语言对谷继往倒没有贬义词,所以,这个信号说明她没事,你不用着急。」

  秦风听秋无离如此说,心里舒服多了。「老师,秦逸他们怎么没事啊?薄东进多少也知道他们一些事情的,怎么就没事?」

  秋无离听到此不由得笑了笑,说道:「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薄东进被拿下来说明了什么,这里面隐藏着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国家会越来越好的,社会上的那些丑恶也会越来越少的,你也别急着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我会打电话给你。」

  秦风听着秋无离暖如春风般的话,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她坚信秋无离的话。所以,笑道:「好的,老师,您的话让我看到了希望啊。」

  秋无离哈哈一笑:「不是我让你看到了希望,而是咱们的国家,咱们的下一届政府让你,也让我看到了希望。好了,就这样啊,我要照顾绿婀了,再见!」
  挂断了与秦风的通话,秋无离在绿婀的身边坐下来,绿婀情意绵绵地回视着秋无离,轻声道:「老师,我感到很幸福。」

  秋无离哈哈一笑,然后沉默着,绿婀又道:「老师,您有心思?」

  「我是想到了吴默啊。他本来一个好好的家,却是为了和那些蛀虫作战,现在连快要生儿子的孙湘宁都不能照顾。我这心里有愧啊!」秋无离回答道。
  绿婀无言地抚摸着秋无离的手,好久才道:「吴总是个真男人,和您一样都是好男人。在这个社会下,有的人为一己之私,有的人为求安宁,而有的人则是为他人求福祉。后者,则最为高贵!」

  秋无离听着绿婀的话,感觉有如河面上飘起的浪花,滋润着心田。

  「绿婀,我有个事情想听下你的意见。」半响后,秋无离轻声说道。

  绿婀静静地看着他,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秋无离沉默了半响,才道:「吴默现在陷于了情感的泥团中,与龚玥的结婚势在必行。但是,张氏姐妹才是他心里真正的爱人和家人,而我呢,为了计划实施成功,逼着让吴默和龚玥结婚。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他拉出来。」

  绿婀听着,想了许久,轻声道:「人的姻缘天注定,就像我和您一样,计划是计划,婚姻是婚姻,不能在一起的时候,终归还是要回来的。」

  秋无离听着,心结突然打开,然后微笑起来,将绿婀轻轻抱进怀里,看着屋外的阳光,和水塘里正在开放的荷花,心里亮堂了起来。

  秦风听着秋无离挂断电话后,心里想道,绿婀,哪个绿婀,怎么从未听吴默提起过?!

  在她分别和谷继往、秋无离打电话时,赵天龙已经驱车来到了吴默住的酒店楼下。停好车后,他才给武平石打电话,说自己到了,请吴总下来。

  武平石对吴默道:「他到了,就在楼下等我们。」吴默看着龚玥,笑道:「我就这样下去吗?这衬衣的扣子全给你崩掉了。」

  龚玥咯咯一笑,然后起身到皮箱里给他拿出一件全新的衬衣来,吴默讶然地盯着她,龚玥笑道:「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换上吧。」

  吴默心里再次升起来一股感动,默默地接过来,一看衣服牌子上的标价,美国产的正牌花花公子,1000美金。他在心里暗暗地合计了下,这件衬衣需要人民币6000多元。虽然他有如此大的身家,可是从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衬衣。
  穿好衬衣后,龚玥笑道:「真合身啊,可是帅多了。」吴默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尺码?」

  龚玥呵呵笑道:「上次我看过你的尺码,记住了。」

  武平石看着这一幕,他已经看不清楚,在吴默和龚玥之间,到底是利用关系,还是爱情关系,尽管秋无离已经在电话里阐明了吴默要这么做的原因,但是,他也不得不为龚玥对吴默的态度而感到意外。

  三人下得楼来,吴默第一眼就看到赵天龙正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赵天龙看到吴默下来了,同时也看到他身边的龚玥,没有任何迟疑走上去就和吴默握手。
  赵天龙笑道:「终于见到吴总了。」

  吴默紧紧地和他握手摇了摇,然后松开,转头看着龚玥道:「这是赵天龙,天龙,这是华美国际贸易集团的董事长龚玥,秦副省长的女儿。」

  赵天龙再次伸出手来,意思是要和龚玥握手。但是龚玥并没有伸手和他握,抿嘴笑着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

  赵天龙心里顿时觉得这个女人挺骄傲的,脸上却是笑道:「欢迎龚总啊。」心里却道:不是吴总的面子,老子才不会理你呢。

  龚玥微笑着:「早就听吴总说过你的大名了,咋一看,还真是一员悍将啊。幸会幸会!」

  「哪里哪里,龚总过奖了!这边请!」赵天龙说着,转身对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酒店门口站着的门童已经打开了车门。

  半小时后,赵天龙带着吴默、龚玥及武平石到达一个奢华的酒吧里,然后找了个包房。在沙发上坐下后,赵天龙笑道:「咱们现在这里聊事情,晚上我再请你们共进晚餐,不知龚总是否愿意?」

  龚玥微笑着点点头,道:「一切听赵总的安排。」

  吴默看到这个酒吧的环境还不错,轻音乐优雅轻松,显得很安静。龚玥坐在吴默的身边,微微凸起的小腹让赵天龙看到,这个女人怀孕了。既然跟吴总这么近,那她肚子的孩子一定是他的了。

  「吴总,您不是说要发一批低价手机过来非洲么?我可是一直在等着啊。」赵天龙这人看着粗狂,实则是心里细腻的很,他以此作为开场,也是碍于龚玥在场。

  吴默很欣赏赵天龙这样问自己,也觉得这个老部下越发成熟了。便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发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